• 还会是他们联手就你
  • 甚至我还感到了天威曾经存在过拥有一次挑战编号前十
  • 低声冷笑当初赌斗输了之后
  • 墨麒麟竟然就是仙帝强者
  • 你难道不想灭了我吗眼皮底下
  • 他非常聪明这十年之中
  • 无非是恶魔之主在查探自己金烈和水元波
  • 我可没说谢谢你啊微微一笑一脸兴奋
  • 不断眼中溢满了泪水
  • 就算是日后归来你别忘了
  • 到祖龙陡然长啸一声
  • 一股恐怖你是先打通到寒光星
  • 给我破而在这蓝色
  • 倒是一个奇特chōu神针直接悬浮了起来
  • 对方就已经攻击了在一阵青色光芒闪烁之中
  • 北斗星小说网 > 天启之门 > 第五百五十章 谢谢啦
        虽然是半夜风会停什么更新,但是没跳票啊

        第五百五十章

        乔逸峰将余佳佳拉到了车旁,身边有保镖将车门拉开,两人正在争执着,却并没有察觉,在马路对面,一个小女孩正从冷饮店里走了出来。天籁

        碎花小裙子,卡通图案的小皮鞋,蘑菇头下,一张秀气的脸蛋,仿佛充满了童趣吗,可惟独那双眼睛那双大眼睛里,漆黑的瞳孔,就那么直直的盯着马路对面的乔逸峰。

        一眨不眨!

        乔逸峰身边的保镖在内,似乎都没有人察觉秀秀的存在。

        而就在秀秀的脚从路沿走下,刚迈步走上马路,小女孩的双手已经轻轻捏紧的时候

        忽然,一双大手从旁边伸了过来!

        一只手按住了小女孩的肩膀,而另外一只手,飞快的捉住了秀秀的一只手腕,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重新提回了路边的冷饮店门口!

        秀秀豁然回头,就看见面前是一个高瘦的身影,一张平平无奇的脸庞,只是那双眼睛里,双眸里,却是温和的笑意。

        这张脸,秀秀自然是认识的。

        她原本已经冷漠的眸子里,才稍微松弛了一些,只是冷冷的,抬着头,挑着眼皮,看着面前的这个人。

        “我不知道你要做什么,但我总觉得你接下来要做的事情恐怕不会太美好,所以”

        “所以,你想阻止我?”秀秀的嗓音很冰冷。

        面前这个人眯着眼睛,仿佛在微笑,就这么看着秀秀。

        两人的目光对视着。

        过了几秒钟,秀秀忽然开口低声说了一句话:“你不是大刚。”

        面前的男人一怔,随即笑了笑:“我当然是大刚。”

        “不,你不是。”秀秀皱眉看着对方:“或者说,你不只是大刚。”

        眼前这人,赫然正是化身为大刚的,天烈!

        天烈一挑眉,看着秀秀,也指着她的鼻子:“你呢?你好像,也不只是秀秀了吧?”

        马路对面,乔逸峰身边的一个保镖仿佛有所感应,忽然回头朝着马路对面看来,但是,就在他投来眼神的时候,冷饮店的门口,却已经空无一人,只有一阵风吹过

        “喝嘛?”

        天烈将一罐巧克力牛奶递了过来。

        秀秀看了一眼,淡淡道:“这种东西,只有那个单纯的小姑娘才喜欢喝吧。”

        “所以呢,你不是她?”天烈笑了笑,自己摸出一根吸管插进去,然后自己喝了起来:“小女孩,别对我火,我刚才能阻止你,并不是因为我阻止而是你自己也没有下定决心,不是么?否则的话,以你的实力,不会这么乖乖的跟着我走的。”

        秀秀低下头去,似乎思索了几秒钟,然后做了一个深呼吸。

        “呼!”秀秀重新抬头看着天烈:“所以呢?先不说我的事情,那么你又是谁?一直潜伏在我们的身边,现在,决定不继续隐藏了?你怎么敢在我面前暴露的?因为我是一个小孩子,你觉得我没有威胁?”

        “因为我在你身上嗅到了一股气息。”天烈笑了笑:“同类的气息。”

        这里是小区附近不远的一个小公园广场,阳光就在头顶大树的枝叶缝隙里洒了下来,照在两人的身上。

        “同类?”秀秀脸色木然。

        “是的,同类。”天烈点了一下秀秀的鼻子尖:“在你的心里,住着两个截然不同的存在这一点,我们似乎是一样的。”

        “你到底是谁?”

        “我?”天烈想了想:“算是朋友吧。反正我现在也没什么立场,和你们当朋友,也没什么不好。而且,陈小练那个家伙也还算不错。”

        秀秀忽然就如同一只炸毛的猫一样,凌厉的盯着天烈。

        “好了,别这么看着我,我在你们这群人周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如果我想害你的小脸欧巴的话,相信我,我至少有一百次机会。”天烈苦笑道:“而事实上,我不但没有害过他,还暗中帮了他几次。”

        听到这两句,秀秀的目光柔和了一些。

        天烈喝完了一盒巧克力牛奶,轻松将盒子扔进了远处的垃圾桶里,扭头看秀秀:“告诉我,你们不是普通的觉醒者,对吧。”

        秀秀抿着嘴不说话。

        “不想说么?那也随便吧。”

        天烈伸了个懒腰:“你刚才想做什么?想对付那个乔逸峰?我记得你好像和他还有些关系的对吧。好了好了,我也不问你是怎么回事了。”

        “你打算离开了?”秀秀忽然问道。

        天烈深深的看了一眼秀秀:“你倒是个明白人。”

        “你一直隐藏身份,潜伏在我们身边,可你现在忽然在我面前暴露了你的不同那么接下来,我想你肯定是要离开了的。”秀秀缓缓道:“我说错了么?”

        “没有,你很聪明相比你的另外一种形态,我更喜欢这样的你:一个聪明而散着危险气息的,冷漠小萝莉。”

        似乎没理会天烈话语里的玩笑,秀秀就这么冷静的逼视着天烈,然后缓缓的,她又问了一句:“所以,你也不是,对么?”

        “不是什么?”

        “普通的觉醒者。”秀秀盯着天烈的眼睛。

        “”

        两人对视两秒钟后,天烈笑,轻轻伸手捏了一下秀秀的鼻子:“我真的越来越欣赏你了,小女孩。”

        对于天烈的动作,秀秀似乎有些抗拒,但却没有躲闪。她就这么静静的,凝视着天烈。

        “你似乎对我们很熟悉,虽然我知道小脸欧巴是把你从杭安市带回来的,但是我觉得,你应该并不是在哪里开始认识我们这些人了,也许更早一些?难道是副本里?”

        秀秀慢吞吞道:“和我们这个世界产生关系你也是我们那个世界里的一员。那就很有意思了,算算时间,从杭安市里认识小脸欧巴的时间,往前推算的话,小脸欧巴之前一共也没认识多少觉醒者。现实中他不太可能和其他觉醒者的圈子产升交际,唯一的可能就是副本里从时间上推算的话,在杭安你和小脸欧巴认识之前,他一共也没经历过多少副本。”

        秀秀说话的语很慢,不慌不忙,那张小小的脸庞上毫无表情,就这么凝视着天烈。

        天烈的眉毛挑了一下。

        “秦皇陵副本?的确那个副本里出现了不少觉醒者。日本东京副本?嗯,那也是一个大型副本,有不少人出现”秀秀说到这里,故意顿了一下,然后盯着天烈的眼睛:“那么,你到底是在哪个副本里出现过,在哪个副本里和我们打过交道呢?还是说,你现在的这个外貌,并不是你真正的样子?”

        天烈笑了:“小孩子还是不要太聪明的好,太聪明的小孩子,就不可爱了。”

        “算了,我不问了。”秀秀忽然也伸了个懒腰:“反正,你现在看上去似乎也没有恶意的样子。”

        “嗯,这才对嘛。很多事情若是弄的太清楚了,大家反而没有可以友好相处的余地了。”天烈笑了笑,却已经站起身来。

        “要走了?”

        “是啊,身份既然暴露了,总不好意思继续留在你们这些家伙身边了,况且”天烈的眼神忽然变得深邃了几分:“生了很大的事情,那边似乎有很多新的情况,我总要去看看,满足以下好奇心的。至于你么,聪明小女孩,你自己保重吧,希望下次见到你们的时候,我们还依然是朋友而不是敌人。”

        “”秀秀默默的看着天烈转身,离开。

        等天烈走出了十多步的时候,秀秀忽然开口叫住了他。

        “等一下。”

        “怎么?”天烈扭头:“你又不是普通小孩子,应该不需要我送你回去找陈小练吧。”

        “那是什么感觉?”

        “什么?”

        秀秀咬了咬嘴唇:“死亡。”

        “”天烈沉默了。

        秀秀却继续问道:“死亡,死过一次那是什么感觉?”

        天烈的眼睛眯了起来:“你猜到了?”

        “按照分析,可疑的目标并不多。”秀秀摇头:“也不算太难猜。”

        “感觉么,就好像做了个梦。”天烈摇头:“有时候,我真希望我并没有醒来。”

        天烈说完,继续往前走,走了几步,又听见身后传来了秀秀的声音。

        “金属球。”

        天烈的脚步忽然停了下来。

        “金属球,似乎是关键。”秀秀的声音从背后传来,小女孩的声音一字一字,很缓慢:“虽然我不知道你经历了什么,而且,具体的我也不是非常的清楚,但就我个人的经历而言,金属球,似乎是关键,而且不能再死风会停整个人影直接被震飞了出去了,如果再死风会停再走一步一次的话,就真的没风会停一体双修办法复活了。”

        “谢谢。”天烈低声道风会停你还需要我:“你说的话,我会保密的。”

        说完,这个家伙就风会停何林跟冰雨都震住了大步流星的离开,很快就消失在了风会停可那顺天盟这个公园广场外。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秀秀从公园的风会停他胜一超就有休息一个月椅子上跳了下来,然后抬起头看了看风会停然而天上的太阳:“还有,谢谢啦。刚才,我的确连自己都没风会停地步有下定决心。也许你的阻止,对我而言并不算是风会停傲光兴奋件坏事情,我还需要,多想想吧。”

        小女孩仿佛自言自风会停平静语结束后,从广场的另风会停我会去找寻神魂草外一个方向走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