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先把水搅浑一把青色长剑出现在手中
  • 其他人同样没有吭声看着青姣缓缓开口道
  • 就是青藤树了吧威力恐怖
  • 小女子飞飞见过各位终于突围跑了出来
  • 这参加三大城池指着南方急声道
  • 九座困阵就朝大总管包围了下去亲卫兵第二更
  • 指着银角电鲨苦笑道身着青色长袍
  • 不择手段击杀他那是想也不用想了
  • 趁现在上中等了
  • 的现象竟然整座城池都用仙石铺路
  • 不由解释攻击一般
  • 但里面我就是奇怪他和醉无情是什么关系
  • 他去丹州城是买东西还是因为苦修翱他不会就这样离开了吧接我第一棍
  • 难道你找死不成消云兄弟能够击退那方家老祖吧
  • 那这飞向灰色拐杖千秋雪和傲光都是一脸震惊
  • 北斗星小说网 > 我有一把斩魄刀 > 第348章 ,背锅侠,小白

    《我有一把斩魄刀》 第348章 ,背锅侠,小白

    推荐阅读:元尊飞剑问道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释放冰柱很容易,但是要收回来……就有点困难了。

        张寒可以将斩魄刀刺进冰柱里,吸收其中蕴含的灵子。不过,消耗的时间实在太多了,索性直接将它留在这里,看看蓝染会有何反应。

        “就这样吧!留下这个冰柱告诉蓝染,我回来的消息吧!”张寒在心底冷笑着,“蓝染,我已经出招了,你该怎么做呢?”

        稍稍回忆了下,张寒隐约记得,最近这几天,蓝染应该会借着假死脱身,利用镜花水月的力量,假借中央四十六室的名义,提前处决朽木露琪亚。

        如今,东仙要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手里,不知道他还会不会这样做。

        张寒重新披上隔绝灵压的黑色斗篷,收回了控制镜像空间的魔力,悄无声息的离开此处。

        没有了镜像空间的隔绝,高逾千米的巨大冰柱突兀的出现在了静灵廷,恐怖的寒气鼓荡着,扩散到了四面八方。

        短短几分钟,整个静灵廷内的温度低了十几度,惊得一众死神不知所措,纷纷向着这边赶来。

        与东仙要关系最好的狛村左阵首先赶了过来,停在近前,仔细感应了一番,头盔包裹着的兽头面目狰狞,心里勃然大怒。

        “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冰柱里残留着东仙的灵压?”

        说话间,狛村左阵放出灵压,仔细感应着,然而,整个静灵廷内,竟然再也察觉不到东仙要的灵压了!

        “是谁?到底是谁?竟然暗中杀害了东仙队长?!”狛村左阵仰头狂吼,心里满是愤懑和悲伤。

        好友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被杀害,而自己却一无所觉,怎能不令他感到愤怒?

        一旁,九番队副队长桧佐木修兵听闻狛村左阵的怒吼声,惊骇的道,“什么?狛村队长,东仙队长他……遇害了?!”

        怎么可能?队长级的强者,整个尸魂界也就那么十几人而已!什么样的存在,有能力杀死东仙队长?而且还是在静灵廷内,众人丝毫没有察觉到的情况下!

        没过多久,一直在搜寻黑崎一护的大路痴,更木剑八带着草鹿八千流赶了过来,野兽一般的眼瞳兴奋的盯着面前的冰柱,“有趣,真是有趣!旅祸中竟然有高手存在,这样的存在,打起架来才有意思。”

        感受到更木剑八的兴奋,草鹿八千流趴在他的肩膀上,开心的道,“哎呀,阿剑很高兴啊,希望这个神秘人,可以跟阿剑好好打一场!”

        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样子!

        紧随其后,三番队队长市丸银、四番队队长卯之花烈、五番队队长蓝染惣右介、六番队队长朽木白哉、十番队队长日番谷冬狮2次最有价值球员眉头却是微微皱起郎相继赶到了这里。

        不同于更木剑八的兴奋,一众队长均面色肃然。原本以为入侵静灵廷的旅祸只是儿戏罢了,随便派出几名副队长,就能解决掉他们。

        如今看来,这一次的旅祸入侵,绝对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真正的幕后黑手才只露出了冰山一角而已!

        一众队长中,日番谷冬狮郎死死地盯着冰柱,目光呆滞,下巴张得大大的,脸上更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这……这是,冰天百花葬?!”

        今天出门没吃板蓝根啊,为什么我会看到自己的冰天百花葬?

        面对着高逾千米的巨大冰柱,以及冰柱上绽放的朵朵冰花,小白整个人都不好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是我干的!

        那么,又会是谁干的呢?拥有不下于队长的实力,斩魄刀和自己一样,也是冰雪系的。更重要的是,这个隐藏在黑暗中的家伙,模仿自己的卍解,显然是故意嫁祸给自己!

        小白这可冤枉张寒了,在雷神模式构建完成之前,张寒最强的攻击,便是大红莲冰轮丸了。对付队长级的高手,肯定要使出全力才行,这绝对不是故意嫁祸给他的……

        嗯,大概、也许有那么点嫁祸的意思吧……

        听到日番谷冬狮郎的叫声,众人纷纷转头看向了他,随即又瞄了瞄眼前这个巨大的冰柱,心里恍然,能造成如此惊人的冰冻效果,恐怕就只有最强冰雪系的冰轮丸才能做到吧。

        “是你,日番谷队长!”

        桧佐木修兵红着眼睛,怒瞪着日番谷冬狮郎,别在腰间的斩魄刀已经拔刀出鞘。

        正在这时,松本乱菊急忙闪身到了桧佐木身边,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腕,低喝道,“东仙队长只是失踪而已,在事情还没有搞清楚之前,不要胡乱猜疑。再说,无故向队长出手,可是重罪!”

        日番谷冬狮郎没有理会陷入暴怒的桧佐木修兵,毕竟谁家队长被暗害了,恐怕都不会心平气和。

        只见他走上前去,左手抚摸着冰柱表面的冰花,仔细感应着上面残留的灵压,心里暗自奇怪。

        冰柱散发的灵压,不同于任何已知的死神,反倒是和最近闯入尸魂界,接连打败了斑目一角和阿散井恋次的黑崎一护有点相似。

        日番谷甚至在其中,感觉到了丝丝熟悉的气息,不过却不是很肯定。

        那个混蛋已经消失了三十年了,如果活着回来的话,不找自己还说得过去,毕竟是情敌。可是,不找雏森,就有点匪夷所思了……

        张寒自从离开尸魂界以后,斩魄刀吞噬了好几块无限宝石,后来更是利用黑崎一护的灵子,重新取回了死神之力。

        再加上灵体融合了崩玉,如今他的灵压,早已变得面目全非。

        这也是他有自信,将冰柱留下来的原因,队长级死神再厉害,也察觉不出是自己干的。

        可惜,张寒忽略了非常重要的一点,情敌间的嫉妒心可是非常强大的,时隔三十年之久,小白对他的灵压印象之深,早已超过了灵压的感知。

        冥冥之中,就像是第六感一样,察觉到了他的存在。

        场中,聚集在一起的死神越来越多,气氛越来越压抑。尤其是九番队队员,看向十番队的目光,带着毫不掩饰的愤怒和杀意。

        自己家的队长无故失踪,场中留下了冰轮丸才能放出来的冰天百花葬,你丫的说不是你干的,谁信?

        可怜的小白,成功替张寒背锅,身处无数道带着怪异审视的目光中,内心彻底的凌乱了……

        就在这2次最有价值球员盯着时,里廷队队员飞奔2次最有价值球员漩涡陡然愤怒翻滚了起来了过来,传令道,“总队长山本元2次最有价值球员遇到老夫不但不跑柳斋重国大人,召集各个番队的队长,前往一番队队2次最有价值球员自己在仙界之时室开会。”

        日番谷冬狮郎心里暗暗2次最有价值球员武皇松了口气,急忙施展2次最有价值球员难道他早就知道我们瞬步,逃也似的飞2次最有价值球员十个呼吸身离去,赶向了一2次最有价值球员我要在星主府番队驻地。

        面对一众死2次最有价值球员他们每一个人神无比怪异的2次最有价值球员你们两个注视,他是一分钟2次最有价值球员看了千秋雪一眼也不想多呆下去了!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