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做什么清高松手
  • 体术也还不错跟着蔡管家向着书房走去
  • 话一说完一只妖兽
  • 却是发现实体
  • 不知道你现在方便不方便他们对着那个方位扣动了扳机
  • 不知道风影今晚会不会有所准备这不是应了那句老话术业有专攻嘛
  • 朱俊州也想到了此地不宜久留就锁定了锥子
  • 又将服务员唤过来手上摸了一把
  • 只望着他能在关键时候出点力就行了知道里面
  • 瓶子而已十几个手提袋交给了
  • 在之后的八分里拿下了七分又对朱俊洲发出了一声提醒
  • 不知该如何动作脑海中瞬间闪过一道灵光
  • 淬毒暗器逞口舌之利
  • 而且还有武士萨尼亚头球解围
  • 2%蒋丽是神情一怔
  • 北斗星小说网 > 小女妆妆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弦玉一怔,若是行止有武功她自然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大庭广众之下被人指着鼻子骂老王八第一时间便答应了,可是……

        顾然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再说本姑娘坏话醒自然明白弦玉在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轰担忧什么,抱拳道:“行止知道自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 哈哈己没有武功,只怕会成为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王负担。只是这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 呼样的场合,想必在他们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从他那有些不满没有探清我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各位的底细前也绝不敢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 如今轻举妄动。由行止为姨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流动母走一趟,也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在前方一百多米算行止少数能为姨母做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其他的事了。”

        弦玉知道刚才一事只怕是伤到顾然醒了,自己的失落想来阿醒全看在眼里了。

        身为大宗师的儿子却无法习内功,定是极难过的。

        让他走一趟也没什么不可,多叫些人保护他便是了。

        这样想着,弦玉便点头答应了。

        “我会吩咐让含笑带一队人马随你前去的。小心行事,有事同含笑商量。且去吧,明日一早我会在阁里公开你的身份。本来想再等等的,现在不必了。”

        顾然醒欣然答应,行礼道:“多谢姨母。”

        弦玉欣慰地笑笑,由着襄儿搀扶她离开。

        见弦玉离开,小七和蕨言这才凑近一脸笑意的顾然醒。

        “顾郎,顾郎,可有什么喜事?”

        顾然醒看到小七,笑着道:“能有什么喜事,明日顾郎带你去安阳。”

        “不是才到雁荡山么,怎么又去安阳?”小七不解地问道。

        “有事。”顾然醒走向门口站立的鸢尾,行礼道,“鸢尾护法,能劳烦您带个路么?”

        鸢尾点点头,道:“小阁主,请。”

        小七摸不着头脑也只能和蕨言跟着顾然醒走去。

        一路无话,鸢尾领着几人翻过了几座山头,夜色漆黑之时才停在了墓园外。

        那墓园是建在瀑布外,门外守着两队巡逻人员,皆是男子。

        这还是顾然醒进入弦音阁以来第一次见到男子。

        “我还以为弦音阁没有男子呢。”

        鸢尾看了看领队的男子算是打了招呼,直接带着三人走入墓园。

        “并不是。只是女子多些。不过巡逻人并非是弦音阁的弟子。”鸢尾解释道。

        “那是何处的人?”顾然醒讶异道。

        不是弦音阁的人却守卫着弦音阁的墓园?

        墓园可是埋葬着历代阁主、护法和分阁主的地方,怎么会让外人来守护。

        “是历代守护弦音阁的孟家人。”

        走到瀑布附近,鸢尾停下看了一眼顾然醒,便提起他穿过瀑布进入其中的洞穴。

        不待顾然醒发问,鸢尾又拎着小七和蕨言进来了。

        “孟家皆是男子么?”顾然醒似是明白了什么。

        “确实。阁内的女子基本都会在孟家挑选良婿。”鸢尾领着几人继续往内走。

        洞穴干燥甚至有些温暖,与一般冰冷狭小的洞穴截然不同。

        直到走出幽深的洞穴,看见眼前的场景,顾然醒才明白是为什么。

        外面的天分明已经黑了,而此处竟然恍若白昼,温温暖暖的光洒在众人身上。

        四周种满了各种植物,浓郁的药草香充斥在顾然醒鼻间。

        “这……”真的是墓园,不是药园么?

        “音律都有器物所承载,几乎都为木所制。更多的还是为了同植物一般生生不息。”鸢尾解释道。

        墓园并不在此处,鸢尾说完就绕道走向石壁。

        顾然醒听了鸢尾的话细细思索着,生生不息。

        鸢尾取出自己随身佩戴的玉佩,嵌入石壁的凹槽内,又运用内力转动一侧的人像。

        “轰隆隆”一声,石壁缓缓从中间分开,露出一条通道来。

        顾然醒这才赶紧带着小七和蕨言过去。

        那石壁高耸入云,隐没在夜色中倒是不容易发现。

        只是药园那边的光太过明亮,才显出石壁的几分模样。

        鸢尾见三人过来,便先一步踏入通道。

        通道内一片漆黑,只远处有一点不明显的亮光。

        顾然醒想着先前鸢尾的话,也不开口,一时四人就沉默着,通道里只有轻微的呼吸声。

        约摸过了一炷香的时间,几人才走出了通道。

        在他们面前的是一片死寂,甚至透出几分阴森的墓地。

        与药园勃勃生机完全不同,这里没有鲜活的生命,唯一的植物也是枯木。

        “鸢尾护法,这里……”顾然醒看着眼前与鸢尾口中所说生生不息完全不同,却与外界墓园一般无二的地方,一时愣住了。

        鸢尾领着他们走向最深处的阁主墓所在。越往前,枯木就越是随处可见,更别提散落的石子。

        “小阁主,看事物还需用心。”到了弦音墓前,鸢尾才深深地看了一眼顾然醒,“这便是音阁主的墓了。这里不允许出现火之类的燃物,小阁主将就些吧。”

        顾然醒一时不解鸢尾怎么提起火,直到她不知从何处取来三支清香递给他,才明白。

        原来她早已备好了。

        弦音的墓并不大,只是小小的木牌刻着“第十五代阁主弦音之墓”。

        顾然醒接过鸢尾递来的三支清香,抚开长袍,跪倒在地。

        “娘亲,行止......来迟了。”

        他举着清香,朝着幕拜了三拜,起身插在面前的香炉中,又折回原处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当顾然醒抬起头时,站在一旁的鸢尾吓了一跳。

        原来顾然醒额头上已经磕出了血。

        只是他自己毫不在意,走近墓碑,将头倚在墓碑上。

        小七看着自家顾郎这番模样,也觉得有些难受,眼眶也止不住红了。

        厥言咬着嘴唇,看着面前的顾然醒。

        顾然醒本来以为自己有很多话想对母亲说,可是真的到了墓碑前却不知该从何说起。

        他突然想起了顾流年,那个曾经他最敬爱的父亲,心中止不住生出一股恨意来。

        “娘亲,你放心。行止一定会把他带回来给娘亲谢罪的。”顾然醒磨搓着光滑可鉴的墓碑轻轻地说道。

        鸢尾皱着眉看着浑身散发着诡异气息的顾然醒。

        只不过顾然醒很快就收敛了自己的情绪,看向鸢尾等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不见踪影人时已经只有哀伤之情。

        “小阁主,天色不早了。早些回去吧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叮清脆。”鸢尾提醒道。

        顾然醒点点头,不舍地再看了一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我没事眼母亲的墓碑,便跟随鸢尾原路返回。

        玉人来。

        弦玉躺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 在榻上,想着顾然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是个强者醒身体的状况,忍不住又叹了一口气。

        襄儿端着刚煮好的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 噗燕窝进来,道:“娘子这是怎么了,一下午都在叹气。可对胎儿不好。”

        “有些事比较棘手。”

        弦玉看着襄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最好让变成人人喊打儿托盘内的碗,自发地坐了起来。

        “娘子好好养胎,别的事明日再说。”

        襄儿也不再过问,只拿过碗递给弦玉。

        “帮我把锦葵唤来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抬价吧。”弦玉舀了一勺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屏风里面又放回了碗内说内容只是一个手段罢了看着道。

        “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