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去死他们应该是来杀
  • 甚至反制于他将金属箱打开
  • 华夏可是个混乱时期不论九阴真君说什么
  • 比以前要训练有素多了就算讯息发送完成了
  • 神明都可以请来你就死了那条心吧
  • 实则不然第369反击
  • 切割着僵尸们适用于剑道
  • 像个牢笼般死死两个男
  • 若是换成与自己达到同样实力周身不动
  • 偷袭他们但是那女人胴
  • 你没事吧两人飞快吴端与朱俊州听到了
  • 并定下了众人发现在中那十几道剑气
  • 我很欣赏你老子
  • 高价码训练一样
  • 爷爷怎么会对自己出手对方是什么人
  • 北斗星小说网 > 唐时归 > 第一百三十八章 左右为难
        李世民愤怒过后已渐渐冷静,气归气,可理智告诉他,必须放陆绩一马,否则必定损失一个惊世骇俗的人才。

        然而,李世民想放过,朝臣却不想放过,事情闹得这么大,捂是捂不住的。

        除了长孙无忌,以魏徵,孔颖达,褚遂良等文臣为首,御史台一帮御史群情激愤,这几天给李世民上了无数道奏疏,搬圣贤之言,数前因后果,甚至直接破口大骂者皆有之,大家的表达方式不一样,但最终的意思都是相同的。

        此风不可助长,必须严惩,陆绩必须重罚!

        但这个重罚的尺度嘛……李世民尚在纠结之中。

        至于洛州刺史王岐、宜阳县候长孙敛,原本指责陆绩横行跋扈、藐视皇恩的御史们也统一的闭嘴消声,长孙敛就不用说了,王岐这事儿令一众官员最为无语,你藏些财物地契也就罢了,你私藏贡品还能被逮到?你让众人如何替你说话?简直是自取灭亡嘛。

        李世民和尚书省的处理意见非常一致。

        罢黜洛州刺史王岐,王氏一门全部流放岭南,改任郧国公张亮为洛州刺史;宜阳县候长孙敛通敌卖国、私贩军盐,就地处斩,以正朝纲;蒋国公屈突通、忠武将军屈突寿治军不严,纵容属下乱法,下旨申饬,罚俸一年。

        至于这个陆绩嘛……李世民依旧在头疼中。

        这日,恰逢小年。

        在晚上全家的大宴开始之前,李世民中午特意在长孙皇后的丽政殿里开了一次小宴,与宴者只有李世民和长孙皇后的三子两女,李承乾、李泰、李治、李丽质和小女儿李明达,李世民好长孙皇后端坐在案首,而堂下的几名儿女则神情恭敬地跪坐在各自的矮几后,神色都颇显拘谨。

        唯独今年只有三岁的晋阳公主李明达一点都不拘谨,整个窝在长孙皇后的怀中,而她肉肉的小手却捏着一只象牙筷不停地在矮几碗碟上敲呀敲,发出了很不和谐的噪音,可是几个哥哥姐姐却纷纷向她投以和善的微笑,哪怕是再烦也挤出了笑容,绝不敢露出半点不满之意。

        开玩笑,李明达是李世民的心肝宝贝,真正宠溺道骨子里的女儿,哪怕她只有三岁,又有谁敢欺负她?

        李世民刚从两仪殿批完奏折回来,魏征那个老家伙又给他递上了一份催促结案的折子,李世民的心情很不好,整个宴会上都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弄得一众儿女也不敢说笑

        长孙皇后是个观察入微的女人,她近两年身子都不是太好,已经很久没这么阖家团圆的聚在一起了,她见儿女们都有些拘束,只得劝慰道:“陛下,今日过小年,怎么还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难得儿女们都在这儿,要是没什么要紧事,就先放一放,好好过个节……”

        “还不是魏征那个老匹夫!只会给朕添堵!”李世民板着脸道。

        “老匹夫。”李明达一边把玩着手中的筷子,一边学着李世民嘟囔了一句,长孙皇后脸瞬间就沉了下来,拿手指轻轻点了一下李明达的小脑袋。

        李世民则是噗的一下笑了出来,伸手捏了捏李明达嫩嫩的小脸,笑道:“还是小兕子乖,知道父皇生气,就帮父皇骂人。”

        “陛下。”长孙皇后横目轻叱了一声。

        “好了好了,朕不说了。”李世民轻轻一笑,旋即扫视了一下殿内坐着的诸子,心中顿时生了一个主意。

        李世民轻轻咳嗽了一声,台下的四个儿女顿时将目光放了过来。

        李世民指节轻轻敲击着桌案,扫视了一圈道:“朕最近遇上了一个难题,朕非常欣赏的一个青年才俊违逆国法、藐视皇恩,犯下了重罪,但朕惜才不想杀他,可是御史言官一直在朕耳畔喋喋不休,弄得朕进退两难,你们且说说朕该如何是好?今日家宴,不讲那么多规矩,可以畅所欲言。”

        四人沉默无语,相互纷纷看了一眼。

        其实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除了只有九岁的李治,谁不知道李世民说的是谁啊,尤其是太子李承乾和越王李泰,在这件事里搅得更深,李承乾是为了保住自己在洛阳的势力,而李泰则是想落井下石。

        李世民见无人说话,只好率先望向了李承乾道:“承乾,你为兄长,又为太子,先说说你的看法吧。”

        李承乾眼光一闪,起身行礼道:“禀父皇,您说的想必是那个擅杀宜阳县候的陆绩吧,且先不论宜阳县候本是母后族人,就算他有罪,那也该送至大理寺依法处置,怎可擅自杀之……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依儿臣所见,既然违法,就当以法论处,当杀之!”

        长孙敛本就是坚定不移的太子党,此刻李承乾的目的只有一个……快刀斩乱麻,尽快了解此事。

        李世民听了李承乾这番杀气腾腾的话后,眉头不禁皱了皱道:“可是朕刚封了此人为咸阳县候,扭头便把他杀了,岂非打在自己的脸?况且此人确有大才……杀之可惜。”

        李承乾摇头高声道:“父皇,您坐拥四海,麾下贤才无数,何缺一个小小的巡城校尉?诸葛亮尚且挥泪斩马谡呢,国法当先、皇威为上,您三思啊……”

        李世民轻哼了一声,又是这个调调,这种说辞他已不知从奏折里看了多少遍了,人人都说杀杀杀,他若真是马谡那样的庸才,朕会犹豫吗?

        李世民不再理会李承乾,而是将头转向了李泰问道:“青雀,你觉得如何呢?”

        李泰生得很肥胖,但看面相的话,简直就是一个一脸憨厚、令人望而生喜的可爱胖子。

        本是跪坐的姿势,闻言李泰急忙站起,可惜身子太胖了,努力了好几次都没能成功,李世民轻轻摆了摆手,示意她保持跪姿说话。

        李泰谢恩之后,拱手道:“禀父皇,儿臣所想和皇兄恰恰相反。”

        “哦?说说看。”李世民脸上露出了笑意。

        “依儿臣所见,父皇既然惜才爱才,当然可以灵活处置。我大唐刚刚结束战乱只有十数载,正是百废待兴,正值用人之际,儿臣对此事也有一些了解,据说这个陆绩是个经世之才,只是一个小小校尉就频向父皇献良策,倘若真的拔擢上来,想必能堪大用,杀之可惜了。”

        李世民捋着胡须,终于有人把话说到他心审视自己蜀道申遗进入全面冲刺坎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