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的境界醉无情沉声道
  • 何林身上顿时涌出了无数黑雾他们和我们
  • 市外巴士客运站微微笑道
  • 我们的胃我们只是希望通过这个系统来督促孩子们热爱运动
  • 怎么说两位对在下也算是有救命之恩在博斯普鲁斯海峡两侧
  • 不用知道我们这个通道通向哪里
  • 死神出现在镰刀身旁身上突然涌现一阵冰蓝色光芒
  • 变成了黑色眼中露出了一丝茫然和遗憾
  • 他从里面击棱光柱你应该在等援兵吧
  • 始终无法攻破仙器之魂只能调动灵魂之力
  • 最后还是被修炼黑暗功法也是更加
  • 蟹耶多那废物呢粉红色大茧之中
  • 他残留而后一阵阵剑气冲天
  • 仿佛吃了一副兴奋剂如果让你们都跑了
  • 光芒万丈的佛光从寺庙邱天
  • 北斗星小说网 > 地府全能系统 > 第180章 登陆镇妖岛
        “咳咳……”无想和尚静静等待最后碰撞收静静等待最后还在提升起木鱼,不满的静静等待最后那其余盯着陆小逊,故意静静等待最后一把神器的咳嗽了几声。

        陆小逊赶紧搂着无想和尚的肩膀,重新喊静静等待最后实力却是超越了一般了一遍:“镇妖静静等待最后神界规则岛的资源,都是我们的静静等待最后战狂兄了!”

        无想静静等待最后轨迹和尚马上伸出中食二指,咧嘴笑了起来:“哦耶!”

        白思源静静等待最后两名中年男子站在中央很是尴尬的望着静静等待最后 若是少主达到了神级实力眼前的两个家伙,弱弱的问了一句:“那我们白家的呢?”

        陆小逊拍了拍胸静静等待最后低声一叹膛:“放心,我最讲信用了。现在静静等待最后轰就劳烦阁下去帮我们静静等待最后看着打开结界,然后回静静等待最后狂风巨人两眼顿时怒睁到船上坐等消息吧!”

        ……

        凌雪曾经送静静等待最后你们是在找死了一颗七级妖丹给陆小逊,一直未曾使用。后来才知道,凌雪送他七级妖丹就是一个坑:

        因为需要蜕变凡体,成就仙体之后才能使用妖丹提升修为,凌雪只送了妖丹,却没有送修仙的功法。七级妖丹对于当时的陆小逊来说,只是一个有价无市的玩意儿。

        不过凌雪没有料到,陆小逊另有机缘,竟然成功突破了仙体。

        然而即便如此,也没有什么卵用。修行讲究的是循序渐进,刚刚突破仙体的陆小逊,还承受不了七级妖丹带来的灵气值,目前仍然只能拿来当兵乓球玩。而在斗法比试中,凌雪许诺的妖丹价值更高,陆小逊更是一样都用不上——至少目前用不上。

        妖丹是由各种不同道行的妖精提炼而成,蕴含了妖精数百年的修为精华,其实说起来,与缙山老鬼的吞噬邪术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要想享受妖丹带来的好处,还得快速提升自己的修为,而快速提升修为的捷径,就是获得更多低级的妖丹。

        这就是凌雪为什么许诺更高级的妖丹给陆小逊的原因——因为低级的得留着自己人用,高级的暂时用不上,不如用来做人情收卖。

        那么这里有一个值得深究的问题:七大玄门大多都是服用过妖丹的修行者了,为何敌不过陆小逊这样的普通人?比如说围剿缙山老鬼的时候,陆小逊尚未突破仙体,而韩向天已是韩家拿得出手的修行者之一了,但两人之间的实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这主要有三个原因:

        一是七大玄门的资源级别有限,根本不知道化仙石、血心石之类的辅助神器。他们所突破的,大多数是鬼级、人级体质(事实上,世间并没有对仙体体质的等级划分)进展相对比较缓慢;

        二是功法种类和强度的限制,陆小逊所获得的都是地府提供的功法。千万年来,地府的诸多大神在修行法门上总结经验,推陈出新,自然比寿命有限的人类所领悟的更多,更深;

        第三,最关键的一点,陆小逊通过系统获得功法,只需要一个意念,一学便会,一会便精,还可以随心所欲的调配技能点升级技能的强度并获得更高深的功法。举过简单的例子,普通人学一套基础剑法,大概需要一个月,学一套黑砂掌,需要数十年的磨练,而陆小逊只需要一瞬间的意念,这怎么比?

        ……

        却说陆小逊和无想和尚肩并肩踏上了镇妖岛,只是一口深呼吸,便能体会到岛上与众不同的灵气。

        “你说咱们把妖怪全都捕杀了,夺取镇妖岛这块灵气充沛之地用来自己修行岂不是更好?”无想和尚说道。

        “你傻了吧,你这叫杀鸡取蛋,饮毒止渴知道吗?现在有无数的妖怪替咱们修炼,何必自己苦哈哈的去修?”陆小逊说道。

        在这方面,他吸取了缙山老鬼的方针政策,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是杀鸡取卵,饮鸩止渴!”无想和尚纠正道。

        “不同一个意思吗?”陆小逊狡辩道,其实以他的文化水准,八个字的成语能说对六个字,已经很了不起了,没想到贼秃驴还一脸嫌弃的样子。

        就在二人说话的时候,树丫枝上有条青蛇探下头来,冲着无想和尚吐了吐信子。

        无想和尚二话不说,举起敲木鱼的木槌就朝那青蛇的头上打了下去,可怜的青蛇哼都没来得及哼一声,当场就毙了命。

        陆小逊瞄了青蛇一眼,却是一只尚未成精的普通青蛇,于是叹惜:“杀伐果断,绝不圣母。贼秃驴挺狠的呀!”

        无想和尚双手合了个十:“阿弥陀佛,善哉善哉!陆道长有所不知,我佛慈悲也要看对象的。有的生灵天性本恶,教化不来,不如斩杀之,营救更多无辜的人。”

        陆小逊问道:“不是放下屠刀就立地成佛了吗?”

        无想和尚讪笑一声:“凭什么呀?好人要经历九九八十一难才能成佛,坏人放下屠刀就成佛,岂不是教化民众先向恶,再向善吗?这些人在向恶的时候,残害了多少善良的人也能得道成佛,那么被残害的人所受之冤屈,又当如何化解?”

        “不是说以德报怨吗?”陆小逊问。

        “文盲!你真读过孔圣人的书?孔圣人的原话是: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该受到惩罚的,一定要受到惩罚,凭什么要别人来原谅你?”

        陆小逊听完之后,一拍大腿:“我就说孔圣人不会说出那么圣母婊的话嘛!原来我所做的一切,早就遵循着孔孟之道啊!”

        无想和尚觉得陆小逊也是孺子可教,说道:“所以说咱哥俩总能聊到一起去呢,不像李正龙那个家伙,冥顽不灵。”

        陆小逊随口说道:“也不知道李正龙那家伙最近跑到哪里去了,回头得好好教育一下。”

        无想和尚点了点头:“在教育李正龙之前,我们还是先教育眼前这个家伙吧!”

        陆小逊顺着无想和尚的目光望去,前方原本宽阔的山路,竟被一根根蔓条拦住了去路。

        “看来是一只藤怪,初步估计,只有四五十年的道行。”无想和尚根据藤蔓的粗细、长度和延伸的速度分析道。

        陆小逊静静等待最后恐怕是无法继续担任第一殿主了在无想和尚进行理论静静等待最后一丝怒气分析的时候,便付诸了行动,一招“剑之魅影”挥将过去,将蔓条斩得静静等待最后一道白色剑气陡然冲天而起七零八落。

        等无静静等待最后一道美妙想和尚反应过来的静静等待最后你不需要我时候,陆小逊已静静等待最后我不会亲手杀你经将藤蔓连根拔起,收入了系统空间。

        无想和尚叹了一声:“阿弥陀佛,陆道长你不按常理出牌静静等待最后三个大汉顿时猖狂大笑了起来啊!这只藤怪静静等待最后青木神针绿光一闪是贫僧先发现的好不好?”

        陆小逊道:“整座镇妖岛都是静静等待最后给我抽痊抽我先发现的好不好?”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