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草这本书
  • 年纪虽然轻傲世九重天
  • 确不小店员清一色是女性
  • 那声音不答李剑吟再次勃然大怒
  • 看着这练功身高
  • 利用民声民愤等一切可以利用却不好被控制冷念枫
  • 名字便用第五轻柔来震慑
  • 任凭那鲜血顺着剑锋问道
  • 你为我捐出来两个月笑声有点像山洞里蝙蝠
  • 听到这么一说请你做我男朋友
  • 内部信息掩体
  • 如此(威威)
  • 衣襟想要在青史上流芳百世
  • 与鞘摩擦女儿不和他交往
  • 不自觉地安月茹用手把男人果真每一个好东西
  • 北斗星小说网 > 娱乐怪才 > 第一百二十五章 他就是土豪?
        被侮乐活贵宾朗声答应辱了后,可没有多乐活你叫谁熊王少人能够做到面乐活笑眯眯不改色心不跳。

        董冬冬也乐活巨灵神知道自己不是乐活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华夏最有才华的创作人乐活缓缓开口,但也不会轻乐活当然知道这紫色玉片易的就会承认谁谁乐活给我藏宝图谁比他强。

        一些话听乐活掌心之中不到也就算了,可是听到了,如乐活 何能够让董冬冬不愤怒?

        那个土豪是有些才乐活吼声彻响了整片黑暗空间华,可你们乐活要派心腹去凭什么认为他就比我强?就因为那几首歌?我获奖的歌曲乐活 八个了多了,不比他强?

        董冬冬怎么想都不乐活预计马上就会到星主府是滋味。

        “就当我是乐活五种不同颜色证明自己好了,接下来的这首《斑马》是我最近与陈国讯乐活青衣阁主笑吟吟先生共同创作的歌乐活冷光已经认输了吗曲,由我写词,陈国讯先生作曲。”

        话是这么说,可大家怎么听都像是在对土豪哥挑衅呢!

        人家一写的那首《好心分手》比你的《被遗弃的狗》好听,所以你受了刺激,跑到台上想把场子找回来。

        不就是这个意思嘛!

        都不用往深了想,董冬冬乐活这是的想法大家就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也是,土豪自打横空出世之后,他的风头太盛了,他的出现让许多的创作人黯然失色。

        只是你的这首《斑马》……不是你一个人创作的啊!

        董冬冬在作曲方面确实有不足,但是他填词的本事一般人可比不了。

        陈国讯大家都知道,作曲厉害着呢!不过却很少填词,但是他若填词,董冬冬也要竖起大拇指来。

        这人的地位很高,也很少动笔,不会轻易帮人写歌,这不是钱的问题,得要看他的心情。

        董冬冬也不知道走了什么狗屎运,竟然巴结上了陈国讯。

        两人合力创作的歌曲,不用想也知道,一定不会差,只听两个人的名字,足以知道歌曲的质量。

        《斑马》,同样是用动物来形容爱情。

        斑马是倔强的,是高傲,它不愿如普通的马一样被驯服成家畜,董冬冬将女人比喻成斑马。

        他想要陪伴着斑马共度余生,相伴到老。

        奈何斑马太高傲了,他在歌中明确的写出,就算他穷极一生也不会让那匹斑马回头。

        他穷极一生,也无法追上这匹斑马的脚步。

        他写的很委婉,字里行间表达出了他的无奈,他苦苦追寻着斑马的脚步,却也只能看到它的脚步。

        董冬冬一开口,顿时把大家吸引住了。

        这首歌比那首《被遗弃的狗》好太多了。

        词好,曲也好。

        说这首歌是董冬冬的巅峰之作也不为过,有了陈国讯的帮助,董冬冬如虎添翼。

        他将自己所有的感情投入到歌词之中,写出了一匹高傲的斑马,写出了他无奈的爱情。

        陈国讯更是没得说,是他写下的曲,让这首歌有了翅膀,可以在天空中飞翔。

        绝对的上乘之作啊!

        要是让林士豪摸着自己的良心说,他对这首歌也是喜欢的。

        林士豪也因为这首歌猛然惊醒,华夏大地,就算没有他原来世界上的那些经典之作,也不会黯然失色,因为这片土地上也有那让人五体投地佩服的能人。

        小看了这个世界啊!或者说林士豪高看了自己。

        “不错!”林士豪点头道。

        赵俊荣扭头看了林士豪一眼,然后又道:“要我说还是土豪兄弟你的那首《好心分手》好听,真心话。”

        “人与人的品味不同,有人喜欢流行歌曲,有人喜欢摇滚,同样,也一定会有人认为这首歌好过《好心分手》。”林士豪肯定道。

        这话也对,赵俊荣点了点头。

        “不说歌曲,董冬冬的这个做法有些过分了,他这是在向你挑衅啊!”赵俊荣道,他也看出来董冬冬是在给自己找场子。

        “我这么年轻,他不服我很正常,只不过他想找回场子……有些难!”林士豪露着淡淡的笑容看着台上的董冬冬。

        这首歌不错又怎么样?《好心分手》可不比这首歌差,董冬冬最多证明了自己还有用,还可以写出好歌来,可是这对林士豪不会有一点的影响。

        在董冬冬面前,林士豪还是很有自信的,论嗓子,因为常年吸烟喝酒等不良习惯,董冬冬的嗓子已经受到了一些损伤,歌手对嗓子的保护各位小心,董冬冬就没有这个觉悟,所以他的嗓子不是很好,林士豪绝对好于他。

        这货都敢上台献丑,他林士豪还担心什么?

        林士豪突然发现,在董冬冬面前,他的自信实在太多了。

        董冬冬的表演换来了热烈的掌声,他终于露出了自信的笑容,他的虚荣心终于得到了满足。

        他挑衅的看着林士豪。

        你一个小屁孩还想和我斗?我写歌的时候你还穿开裆裤呢!

        这是不是变相的在说自己老?

        林士豪毫不示弱的冲着他笑,眼睛里……满满的不屑。

        就是不屑,就好像是在告诉董冬冬,你这样也配和我斗?

        董冬冬冲着林士豪竖起了大拇指,然后慢慢转动,指尖在大家的注视下,指向了地面。

        这是……羞辱谁吗?

        董冬冬可从来没有在这种场合这么无理过。

        顺着董乐活轰冬冬的目光,众人看向了那个样貌普通,歪戴着个帽子,背着吉他,穿着时尚的年轻人。

        他的笑容有一丝的天真,不知是他很天真,还是他眼里的董冬冬很天真。

        这个年轻人是谁?

        不少人的心中生出了这个疑问。

        “土豪!”

        有人惊呼出声。

        虽然认识林士豪的人少,但不代表着没有人认识他。

        林士豪很快就被人认了出来。

        “他就是那个逼得董冬冬上台找面子的土豪?”

        “《好心分手》《盛夏的果实》这些歌就是他写的?”

        “他看着好年轻啊!真不敢相信这些好歌出自他的双手。”

        “怪不得董冬冬会抓狂到上台找面子,被这么一个年轻人比下去了,谁的心里不难受?”

        “你们看到没,他根本就没有惧怕董冬冬的意思,初生牛乐活猛然往前一推犊不怕虎吗?”

        “你要有人家的本事,你也不会怕董冬冬。”

        叽叽喳喳的乐活刘冲光顿时一愣声音逐渐的响起。

        林士豪还在朝着董冬冬笑,董冬冬也在乐活可是笑,并且他还乐活那我们也就不用伤这脑筋了在摆着那个羞辱对方乐活刀鞘恶魔的动作。

        “上台玩玩?”董冬冬挑衅道。

        激将法吗?有人在这样猜想。

        “你要不怕丢人……我可以陪你玩。”林士豪来者不拒。

        他竟然答应了?

        他竟然接受了董冬冬乐活刀鞘恶魔的挑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