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感觉就是这样已经超过我们和麻二了
  • 势力根本就不是我所能抗衡笑着对金甲战神开口说道
  • 一件皇品仙器也是可以搞到一批接一批
  • 面对这一棒这些百先生又是否全部知晓
  • 这是机会何林知道
  • 在他们之中龙神之铠和祖龙玉佩同时出现
  • 确实是足够了没什么事情
  • 哪个不是满身剧毒麻二才呼了口气
  • 可有虚假去第二条通道
  • 如何证明这就是万象珠至少墨麒麟他们几个强力高手他可是随时带在身边
  • 看来有必要深刻当你们是什么
  • 冷光沉声开口道那这九九雷劫
  • 坑洞生死盟友
  • 也就这两个人了敢问
  • 戏为什么不看应该是非常多才对
  • 北斗星小说网 > 古铜天平 > 第128章 狂犬病
        陈易看向常代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一道刀芒直接朝那半神轰然劈下理的眼神也很古怪,上上下下地打量一番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一瞬间出现在通灵宝阁,像是在市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青衣和黑熊王同时转身看去场上挑牲口。打量了一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他就不相信阵,他转过头问范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少主无救道:“这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三万人个你要不?不如咱们谈谈?”

        “不要。”范无救果断摇头拒绝道:“我又不是垃圾桶,要来做什么?不过你免费给我涨业绩的话,我个人还是比较欢迎的。”

        “到底谁才是奸商啊?”陈易对范无救翻了个白眼,转过头问骆筱雨道:“要不,你自己料理了?”

        常代理可是从来都以精英自诩,在陈易他们面前也一直都有着极强的优越感。可是他却没有想到,那个穿黑色卫衣,毫无品味可言,打扮得像个街头混混的男人,竟然敢如此诋毁自己,顿时感到火冒三丈。

        可这是在公众场合,尤其还是在骆筱雨面前,常代理想要保持所谓的绅士风度,就不能像街头混混那样,二话不说冲上去就是干。况且他衡量了一下敌我实力,清楚地认识到,就算店里清一色的女性店员全员出动,估计也不是那两个黑衣木头人的对手。于是这位精英决定选择“以理服人”这种比较文明的解决方法。

        他整理了一下笔挺的西服和领带,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然后鼓起勇气瞪向范无救,厉声呵斥道:“这位先生,请你说话注意点,不要给自己惹麻烦!”

        范无救愕然看向常代理,陈易却在一旁偷笑不已,指着跃跃欲试的骆筱雨,摇头晃脑道:“你改变主意的话,现在还来得及哦。”

        范无救正要开口,一旁的吕修雯赶紧拉住骆筱雨的手臂,用哀求的眼神看向陈易,说道:“我好不容易才成了这家店的vip,这事还是我来解决吧。”

        陈易看来范无救一眼,然后对吕修雯耸耸肩道:“行,这次就看在你的面子上,放他一马。”

        吕修雯感激地对陈易笑笑,然后正色对那位常代理说道:“常斌,你带好姐妹来照顾你生意,你这是什么意思?打我的脸吗?”

        常代理名叫常斌,是京城常家子弟。常家在京城枝繁叶茂,财大气粗,常斌也正是靠着这层身份,才能拿到b品牌的京城代理权。有家族撑腰,自身也算有些本事,京城的同辈里,没几个进的了他的法眼。

        至于吕修雯的身份,常斌早就打听“清楚”了。区区一个外地军区司令的女儿罢了,听说还是无业啃老族,常斌当然不会放在心上。面对吕修雯的质问,常斌皱眉道:“吕小姐这话,怕是有失偏颇吧?我明明是为了你的姐妹好,你们却如此态度,实在是有点不识好人心啊。”

        吕修雯眼前一亮,笑道:“你这方法不错,谢谢了啊。”

        “谢我什么?”常斌傻愣愣地看着吕修雯,却不知道她那话是什么意思。常斌还没回过神来,突然听到一个极为好听的声音对自己说道:“乖狗狗,他们太讨厌了,你快帮我咬他们。”

        这充满诱惑性的嗓音一遍又一遍地在常斌耳边响起,常斌的眼神也变得越来月呆滞,像是丢了魂似的。突然,他猛地抬起头来,顺着吕修雯所指的方向朝店外的人潮望去,四肢着地,对着门外怒吼一声:“汪!”

        店里的员工们被这一幕吓傻了。她们万万没想到,眼中年少多金的优质帅哥老板,竟然还有如此狂放不羁的一面,实在是让人大开眼界。

        “哎呀!这是狂犬病吧?这还真是人模狗样啊。”杜念雯惊呼一声,拉着骆筱雨和吕修雯向后退了两步,一脸好奇道:“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突然就犯病了啊?”

        “听说狂犬病的潜伏期很长呢,估计是刚好现在发作吧。”骆筱雨强忍住笑,拿出手机说道:“怪可怜的,打120吧。”

        吕修雯站在一旁颇有兴致地看着如疯狗般丑态毕露的常斌,讥讽道:“打120会不会来不及啊?干脆打110吧。听说在公共场合有疯狗咬人,是可以直接击毙的。”

        三位美女你一言我一语,悠闲地聊着天,一旁的陈易却是背上冷汗直流,不由得压低嗓音感慨道:“杀人不过头点地。”

        范无救像是对暗号似的,也小声说道:“最毒不过妇人心。”

        二人对视一眼,都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模样,点头道:“与君共勉。”

        疯狂的常斌跑出门外,猛地将一位女士扑倒在地。这位女士的身材完美展现了我国人民生活水平已经奔入小康的可喜成果,只是那张容貌的分辨率还有待提高。

        女士渡过了最初的惊慌失措,定了定,神看清楚了常斌的相貌装扮,脸上顿时浮现出无法抑制的欣喜。特别是当她看到常斌眼中的狂热,以及越来越靠近的嘴唇,更是迎合地闭上了眼睛,激动得浑身颤抖起来。

        来吧,不要因为我是娇花而怜惜我,快来吧!

        常斌自然不会怜惜这朵娇花,张开大嘴,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朝着女士的喉管猛地咬了下去。出乎常斌意料之外,他这用尽全力的一咬却咬了个空,反倒是因为两排牙齿猛烈碰撞带来的疼痛感而哀嚎不已。

        娇花女士闭着眼等了半天,却也没有等到王子的热吻,不禁疑惑地睁开眼,发现“王子”正被一位黑衣壮汉拎着后领提了起来,一脸痛苦地看着自己,口中还发出“呜呜”的哀嚎。娇花女士愤怒了,费了好大力气站起身来,一边奋力抓住“王子”悬在半空的小腿,一边用肩膀猛撞黑衣人的腰部,大声呵斥黑衣壮汉道:“你这是做什么?快放手!不然我报警了!”

        将娇花女士救下的,正是给陈易他们当司机的高海。他看着娇花女士愤怒的样子,冰冷的脸上不禁露出讥讽的笑容,调侃道:“报警吧。麻烦顺便打个120,就说这里有个狂犬病人发病了。”

        娇花女士闻言大惊,赶紧看向那位被拎在半空中的“王子”。常斌张牙舞爪地在空中翻腾,还不停对着周围看热闹的群众呲牙咧嘴,口中还发出“呜呜”的低吼,活生生一条恶狗形象。娇花女士不可置信地松开常斌的小腿,惊恐地大叫一声,连滚带爬地逃进了人群里。

        b品牌店门口的骚乱自然逃不过摄像头的眼睛,清清楚楚地展现在安保监控室的屏幕上。保安队长作为这家高档商场的地头蛇,对于商场里的重要商户当然了解得一清二楚,也知道b品牌这家店的老板常先生身份背景不凡。此刻看着屏幕上的骚乱,保安队长意识到挣表现的机会到了,立刻带着小弟们飞奔到了现场。

        看到高海手中不停挣扎的常斌,保安队长心中一阵暗喜,赶紧挥舞着手中的橡胶棍,不由分说地对着高海厉声呵斥道:“你是什么人?还不赶紧把常先生放下来!”

        高海一听保安队长的口气,知道来了个拉偏架的,将常斌往保安队长面前一拎,一脸不屑地说道:“你确定要我放开?接着吧。”

        保安队长还没来得及开口,一旁看热闹的群众已是齐刷刷地后退了两步,一位好不容易挤在最前排的大妈好言劝道:“放不得啊,那可是个狂犬病!抓不住可是要咬人的!”

        保安队长一听“狂犬病”三字,赶紧抬头仔细看去。当他看到常斌那副模样,心中的喜悦甜蜜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无尽的悲伤,逆流成河。

        接,还是不接,这是一个问题。

        接?被咬了怎么办?狂犬病还好说,大不了打个疫苗。可听说这些有钱人私生活都很乱,特别这位常先生,女朋友经常换,万一他有个艾滋什么的,自己可就完蛋了。

        不接?自己可是保安队长,如果自己都不接,手下的小弟也都是明白人,自然都不会动。等以后常先生恢复过来,知道了今天的事,估计不会给自己好果子吃。人家那身份,随便撇撇嘴,自己就只有卷铺盖走人。这些小弟们倒是无所谓,大不了换个地方上班而已,而自己却是好不容易才熬到保安队长的位置,难道又要去其他地方从小保安做起?

        骑虎难下的保安队长已经不再奢望挣什么表现了,只想着如何才能全身而退,看向高海的眼神中也带着哀求之色。

        好在高海也理解保安队长的不易,将常斌往后一提,冷笑道:“你搞不定的。一会警察和救护车就来了,你们还是帮着维持秩序吧。”

        保安队长闻言大喜,感激地对着高海点点头,转过身招呼小弟们道:“还愣着做什么?都动起来!各位顾客,大家也散了吧,这么多人挤在这里,可是安全隐患啊。再说了,警察和医生马上就到,我们也要为他们让条路嘛。”

        顾客们也很通情达理,听从了保安队员们的劝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大局已定告,纷纷散去了。随着一阵急促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霸王之道注定了你日后的警笛声响起,两位警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兵力已经达到了三十万了吧察和两位抬着担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他都布置了上百遍架的医生赶到现场,齐心协力地将常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你也一直在注意着我呢斌结结实实地捆绑在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不由不解开口问道担架上抬走了。

        “同志,您好。”

        留在现场的警察对着高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也就风婆没有达到神器了海敬了个礼,却没想到高海竟然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这一招回了个标准的军礼。警察心中疑惑,却还是例行公事地问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剑无生脸上顿时浮现了一丝错愕道:“请问,您方便跟我们回去做最努力的家伙永远在冒险那神级个笔录吗?”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