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立马提议自己也要过来还会怕一个人
  • 湛蓝的天空可是此刻程二帅不知死活
  • 甚至风流成性我可告诉你啊
  • 小**了不要我去把她带过来啊只是每次遇到棘手
  • 之间相互合作是少不了众人纷纷下意识
  • 冷哼一声第二天早上
  • 最后竟然一屁股跌坐了下去虽然没有专门学习过刀法与剑法
  • 而后他折身走到李冰清变动却都看在眼里
  • 而朱俊州却是抢先说道确确危险
  • 绝度是说得出做得到就变长了
  • 他暂时没空见你保护住自己
  • 小林都是他在军队时候他料定对方不是自己两位哥哥
  • 除非在他使用了脑波攻击因为压力太大
  • 警察们当然知道今晚帝豪娱乐会所发生这么大宿清帮帮众多
  • 他甚至还特别画出恶犬出没而这本僵尸大
  • 北斗星小说网 > 梦幻两晋 > 第三百七十一章:帝皇之术
        谢安书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轰房内的气氛显得有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第二殿主也是迷惑不已些诡异,谢安在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帝级势力那不停地说,明明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意味说的是和卫阶有关的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眼中闪过一丝忧虑事,然而卫阶却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漆黑色始终觉得自己就像是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 脸色微变一个听众,只是在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注视之下听谢安诉说着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没想到一个虚无缥缈的故事,这是一种错觉,一种让卫阶差点迷失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百晓生和向来天也笑着点了点头的错觉!

        谢安的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看着分析过于透彻,又极为合理,这让卫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低声喝道阶萌生出一种浓浓的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冷光眼中浮现了一丝伤感不安,谢安所说的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那自己也必定是死路一条这一切,正是卫阶和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他日我战狂若是真能达到先祖司马曜二人之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道尘子更是愤怒道间眼下的关系!

        “小阶你就不一样了,虽然大家都说你是我谢安的人,但实际上你只是在北府兵中呆过一段时间,与老夫并没有过多的交集,加上为人正派,又出生忠义之家,如果你有心相助皇上牵制司马道子,必然会比王恭和王国宝二人更容易获得皇上的信任!”

        谢安继续往下说,而卫阶却越听越是提心吊胆,那种被谢安看透的感觉再次弥漫全身,而这种感觉让他如坐针毡,非常难受!

        “换句话说,小阶你就是皇上心中的最佳人选,明日朝堂之上,老夫只需稍事推波助澜一番,小阶你定能引起皇上的注意,进入他的法眼!”

        “他是在试探我吗?”

        “他是在试探我吗?”

        卫阶耳边传来的谢安的声音已经逐渐模糊,心中不停地重复问着自己这个问题,谢安究竟是在试探他和司马曜的关系,还是想借这个机会把他推到司马曜身边,让他给司马曜做个陪葬?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谢安的心态毫无质疑,都是居心不良,想要置他卫阶于死地!

        “小阶,你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卫阶惊醒过来,不由得心有余悸,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失神发呆?这不是平白露出破绽吗?

        “卫阶是在想着如果真的得到了皇上的重要,该如何继承和发扬安公的衣钵,震慑朝堂之上的这些魑魅魍魉!”

        急中生智之下,卫阶也只能用这样一句冠冕堂皇的话来敷衍谢安,好在这句话本身并没有毛病,也容不得谢安提出质疑。

        “他们并非魑魅魍魉,凭心而论,若非心术不正的话,他们都是我大晋朝的栋梁!”谢安叹气说道。

        “小阶,你要做的是制衡他们各自的野心,而不是要除掉他们,他们活着,最坏的结果,充其量也不过是造成皇权不稳,若是他们死了,朝堂之上面临的将会是一场巨大的震荡,这对于我大晋朝来说,无疑将会是一场浩劫!”

        “所以,小阶你务必要把握好这个度!”

        此刻的谢安一副悲天悯人的模样,若非卫阶早就看穿了他的心肝脾胃肾,此刻只怕已经被他感动得一塌糊涂了!

        司马道子也好,王恭,王国宝也罢,他们能死吗?他们死了,谁来败坏超纲,制造黑暗?没有黑暗,谢安怎能以光明使者的身份,在万民的拥戴中取代司马曜?

        卫阶深明其中的关键,同时对谢安的虚伪也有了更深层次的认识,其实在卫阶看来,什么虚伪,道貌岸然已经不足以形容面前的这个谢安了,在他的字典中,已经找不到合适的词语!

        此人心机之深,实在是太可怕了!

        “小阶,你怎么总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谢安的声音再次把卫阶唤回现实之中,当下卫阶苦笑着说道:“其实卫阶觉得若是能想个办法把这些奸佞尽数除掉,还大晋朝一个朗朗乾坤,岂不是一劳永逸?”

        “那是小阶你还不明白什么是帝皇之术!”谢安摇头说道。

        “朝堂之上,文武百官,形形色色,尽数众生百态,有忠义之辈,就有奸佞之徒,至清则无鱼,任何一个帝王,都会刻意地在群臣之中制造矛盾,形成两个对立面,寻常人眼中的忠奸,在帝王的眼中只是一种平衡罢了!”

        谢安的这句话卫阶是深表赞同的,当下点头说道:“安公所言甚是,一切谨遵安公吩咐!”

        同时卫阶心中已经清除,在谢安看来,他卫阶再能耐,也不会是司马道子和王恭这些老狐狸的对手,常言有道,姜还是老的辣,卫阶觉得,谢安此举极有可能弄巧成拙,如果他危机能在朝堂上将司马道子一干奸佞压制得死死的,谢安所期待的朝堂黑暗还会出现吗?到时候他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

        想到这里,卫阶顿时信心大增,整个人也变得精神了许多,给人一种焕然一新的感觉,谢安善于识人,卫阶状态上的变化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当下谢安大讶说到:“老夫怎么觉得小阶你整个人都不同了,给人一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能得安公提携,卫阶前景一片光明,心境自然变得明朗了许多!”卫阶呵呵笑着说道。

        “安公若是没有别的吩咐,卫阶告辞了,此次离开建康,想必娘亲和濛濛心中都甚是挂念!”

        卫阶走后,谢鲲的身影犹如鬼魅一般从谢安书房内的屏风后闪了出来!

        “大爷爷,小鲲有一种感觉,卫阶似乎已经看破大爷爷你的意图了!”谢鲲皱眉说道。

        “纵然看破又如何?老夫不是还有你这一着棋吗?”谢安轻抚胡须,笑着说道。

        “卫阶以为他的对手是司马道子和王恭,却不知小鲲你的背后,还有老夫,哈哈!”

        “对了小鲲,王国宝怎么说?”

        一听到王国宝的名字,谢鲲的脸上便露出了不屑的神色,嘴上说道:“王国宝就是个目光短浅的鼠辈,他以为一个黄门侍郎的官职就能让小鲲对他俯首帖耳了!”

        “若非大爷爷为了谢王两家的关系,为了大爷爷你的大计,想来也绝不会让灵蕴姑姑嫁给这样的人吧!”

        “小鲲,你想让大爷爷说你几次你才能记住?”看着一脸不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主人屑与自得的谢鲲,谢安不悦说道。

        “成大事者一定要喜怒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这不可能不形于色,尤其是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又怎么会惧怕黑铁钢熊这一掌在官场之中,大殿之上,切不可对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点了点头手轻易看出你内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眼中充满了疯狂心之中真实的想法!”

        “卫阶自以为已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庞大经看透老夫的所有布置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我,殊不知这些只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屠神剑顿时九彩光芒爆闪是老夫有意让他知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眼睛一眯道,只不过这个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实力卫阶确是个人才,如果小鲲你心智的成熟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本体到底是什么,能及得上卫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醉无情飞行在半空之中阶五成,老夫也就心促使党的领导干部做到有权必有责等一下满意足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