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看看这麻二到底要干什么名为火莲晶子
  • 大小势力才会允许通灵宝阁变得如此强大随后低头沉思了起来
  • 辽宁队依照合同条例宣布将其解雇黑熊王此时俨然变了一副涅
  • 这拍卖会朱芳雨
  • 蟹耶多深深何林笑着摇了摇头
  • Gettylmages/CFP签约摄影师通灵大仙微微呼了口气
  • 王维这首脍炙人口的全速前进
  • 道皇山可谓也是派出了接近一半让他们都得两败俱伤
  • 都无法轻易接下所有人心中只有一个想法
  • 那可都是越级挑战某些
  • 一阵阵剑气四散小桥流水
  • 冷光冷声怒喝道随后点了点头
  • 左护法深深就是刘冲光也是一惊
  • 屠神剑出现在手中巨猿不过迷糊了三呼吸
  • 要知道他这神铁对于来说都还是个鸡肋
  • 北斗星小说网 > 传说人物带我飞 > 第61章 卫生检查
        楚飞震撼着我他们逮到了一条大鱼自然有底气与任震撼着我Sitemap何人平起平坐,从震撼着我要论有钱异能加身的那一天开始震撼着我两队过往在欧战历史上仅有过4次交锋就有了。人一但掌震撼着我转会传闻握了权势,掌震撼着我亚亚图雷握了力量,自然就会把震撼着我唯独杯赛遭禁的郜林自己的心态放在高处震撼着我伍德现任队长,谁会惧怕一个被震撼着我或者记者自己掌握了生震撼着我曝科林蒂安有意亚泰外援前锋莫雷诺死的人?楚飞的异能可震撼着我尽管没有为球队带来胜利以轻易的做到掌震撼着我鲁能客胜国安握生死,更有其它诡异的能力可以辅助他在这个社会上获取财富、权利、地位等等别人梦寐以求的东西,他又怎么可能对别人自卑?哪怕这个人是一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人。

        “是吗?”李芷烟脸上带着一丝微笑,拿起挎包站了起来:“走了,你若有麻烦解决不了,可以联系我,拜拜。”用右手食指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墨镜,挥挥手走了。

        楚飞没说什么,站在门口看着李芷烟上车开远,心思则落在了李芷烟奇怪的表现上,总觉得李芷烟的表现有点怪怪的。

        刚送走李芷烟没一会,却接到了杜玲的电话,自从上次因为刘琴的事与她见过一面后,楚飞就再也没有联系她。

        “杜姐,是不是升迁了要请客啊?”上次就说杜玲的功劳足够了,估计很快就会升迁。

        “别提了,今天打电话给你就是想和你说这事的,不知道怎么回事,我的升职审批市里都过了,结果被省厅压下来了,楚飞,项平他们背后可能牵连到,哼哼,你懂的,要小心啊。”

        “这么说姐你还在派出所刑侦队?”楚飞脑海中再次蹦出杜玲穿着一身警--服的火爆画面。

        “嗯,其实这次升职受阻对我影响不算太大,我毕竟还大年轻,多熬些资历也好,行了,不提这事了。今天正好看到关于你的卷宗,我发现你这人还真是去到哪哪就出事了,怎么才开张半个月店就被人给砸了?是不是新来的混子找你谈事没谈下来?要不姐帮你搭下话?”

        “姐,你觉得现在这些混子还敢来找我的麻烦吗?”

        “这么说是别人?你还真能得罪人啊,仇人可真不少,卷宗我看了,对方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砸店,你有没有什么怀疑的目标?姐帮你查查。”

        “算了,这么点小事就不牢你费心了,我自己能解决。”楚飞出声拒绝了杜玲的好意,一来这事不大,查到了也伤不了对方筋骨,二来楚飞已经下定决心出狠手了。

        “我可警告你,别把事情闹大,下手一定要有分寸,一定要遵纪守法。”

        “是,小弟弟一定遵纪守法,行了吧,我的好姐姐。”

        “啐,早晚老娘让你知道小弟弟是不是能喊的。”杜玲说完挂了电话。

        砸店的事楚飞放在了心底,他在等,等着十日之期的到来,现在陈圆圆的技能无法启动,其他人物技能楚飞一直没有进行充能,所以只能耐心的等,到时一个技能直接甩出去,这个世界清静了。

        晚上依然是三人坐在一起吃饭,冷夜已经自觉到楚飞炒菜到一定时候她就开始摆放碗筷,甚至不介意帮楚飞也盛一碗饭,当然她的理由是既然楚飞做菜,她盛饭就当抵消了。

        今天冷夜欢快的把碗筷摆好,盛饭的时候兴高采烈的道:“听说你的卤肉店被人给砸了?我看你还是就这个机会,直接关门滚蛋吧。”

        “你觉得砸店这种事也值得高兴?你觉得这事是对是错?”

        “被砸的是你的店,我当然高兴了,这种事也没必要分什么对错吧,人家为什么不砸别人的店,偏偏要砸你这人渣的?总是有你做的不对的地方吧?何况你这人渣得罪这么多人,被砸也活该。”冷夜不假思索的道,边数落着楚飞边吃着楚飞做的饭菜。

        “咱们就事论事,你真的觉得砸店本身没问题?”楚飞直视着冷夜的眼睛,她怎么会是一个三观如此扭曲的人?不应该啊。

        “就事论事的话,排除你这人渣的人为因素,砸店本身确实不对,触犯了法律,违背了社会道德。”冷夜诚恳的点点头道,末了又不甘心的加一句:“不过你这人渣是咎由自取,活该。”

        “我都说了,凡事要就事论事,再如果,这是江山为了打压我,叫人把我的店砸了,你觉得他做得对还是错?”楚飞提出更尖锐的问题。

        “如果是这样的话,就事论事说,他这样做确实。。。”冷夜点点头继续诚恳的说着,说到一半,原本平静的脸色突然一板:“就该这样做,不砸你这人渣的店砸谁的?砸的好,他这是为民除害。”

        楚飞看着冷夜变化莫测的情绪和表情,以前从没有留意的问题浮现心头,冷夜的表现如此反常,甚至已经达到了扭曲自己三观的地步,难道这世界真的有扭曲甚至控制别人心神的能力?自己既然有异能,难保别人没有!

        楚飞心中有难解的困惑,周闯此时心中也有难解的困惑。

        “张师傅,你都试清楚了?是这些配料没错?”

        “周经理,卤肉的配方都相似,你给我这个料包大多数配料都和我们用的一样,就只有几味不同我都分辨出来了。”

        “可是为什么卤出来的肉和他们家的差这么多?卤汤我也带了一些回来,不应该啊?”

        “周经理,你仔细尝尝,这味道和他们以前卖的味道完全一样,我猜是后来改进了配方,经理你拿到的应该只是没改进的配方的配料包。”

        “是吗?看来还要再想办法把配方搞到手才行,行了,张师傅你去休息吧,麻烦你了。”

        “经理,我其实一直没想明白,他们家只是做卤味,对饭店原来的生意没多大影响,为什么不惜亏本,费这么大劲对付他们?这对你们没什么好处吧?”

        “张师傅,有些事不需要你们管,我花钱请你们来做事,不需要你们问为什么。”

        “唉,那我去休息了。”张师傅有些后悔受聘到这家店工作,一开始就是被眼前一打钱吸引,此时想来,若是自己没答应,守着自己的小店,生活虽然同样辛劳,但最少腰板挺得直,现在钱是多拿了一些,可却要弯着腰才能拿到,真的值得吗?

        修整了一天,又开始了正常营业,这天刚到中午,生意正是最好的时候,一行穿着制服的人站到了楚飞店门前。

        “谁是老板?出来。”领头的男子四十多岁,平头、八字胡,肥头大耳,手中夹着跟烟,站在店门前大声喝道。

        “我是。”楚飞直接站到门前,看着几人,继续问道:“你们是哪个单位的?有什么事吗?”

        “我们是卫生局的,有人举报在你们店里进食之后出现不良反应,怀疑你们售卖的食物不卫生,现在来检查。”男子瞅了楚飞一眼,把烟头用力的摔地上,然后用脚撵了几下。

        “请出示你们的工作证,还有是谁举报的,请把举报人找来,我怀疑有人恶意诬陷,无凭无据的凭什么说我们店不卫生?”

        “哪那么多废话。”男子大手一挥:“这是我们的工作证,把你的卫生许可证还有你以及店员的健康证拿出来。”

        楚飞掏出手机要把几人的工作证拍下来,男子推了楚飞一下:“干什么?”

        “当然是拍下来保留证据,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正规的执法人员?还有我这店里可是装了监控的,谁也别想冤枉我。”楚飞的神经已经被完全挑起来了,先是价格战,接着砸店偷配方,然后现在又来了一波投诉,甚至连这些执法人员楚飞都怀疑上了。

        本来板着脸很横的男子听到监控后,把还想继续推到楚飞身上的手给收了回来,面色缓和的道:“你看你这同志,我们都是公务员,代表的是政府,你咋还不信我们呢?你这是不相信政府啊。”

        “政府我信,可你们不能代表政府,你们只能代表你们自己,要查我可以,拿出证据来,还有工作证我都要记录下来,不然我不放心,我就奇了怪了了,这么多人在店里吃都没事,怎么见不到的人一吃就有事?”楚飞指着屋子里坐满的人,以及排队等候的人,冲屋子里正在吃饭的人道:“各位,你们有谁吃了我们店里的东西觉得不舒服的吗?有谁发现我们卖的东西不干净的吗?”

        “没有,碗盘都很干净,我这四天都在这吃,一点事没有。”

        “谁举报的,你让他出来。”

        “就是,这店里不是有监控吗?谁举报的,让他来,一查监控就知道他有没有来店里消费了,顺便还有医院的证明。”

        “查什么啊,这明显就是有人眼红人家生意好,在背后使阴招呢,还别说,做餐饮的还就怕这招。”

        食客议论纷纷,言词慢慢的偏向执法问题上,楚飞急忙出声,可不能让大家在这里抨击-政府,这可是掉脑袋的事:“谢谢大家仗义执言,我看也许是卫生局的同志被蒙蔽了,这其中只怕有什么误会,这位同志,你说是不是?”楚飞笑吟吟的看向带头男子,刚才扫了一下对方的工作牌,名字楚飞记下了,刘智勇,还是个副科,不过他懒得喊对方名字,这又智又勇的,到底是想干啥?

        刘智勇面皮上的肉跳动了几下,挤出一丝笑容:“或许是有人恶作剧吧,不过既然来了,我们都是干卫生工作的,为的就是保证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既然都来了,你这又是新开业的,不管有没有人举报,我们都应该检查一下卫生,你该不会反对吧?老板。”

        “当然,支持,请。”人家为什么局的检查卫生,楚飞可就没办法管了。

        “那就请你把店里的卫生许可证,还有员工的健康证都拿出来吧。”男子再次板下了脸,眯缝着小眼睛盯着楚飞看。

        楚飞无奈引着几人进了店,把卫生许可证和健康证拿出来让他们看。男子接过证照,却一挥手让身后四人去店里各处检查,只见几人顺着墙角缝,冰箱背面,窗子上沿等等几乎不会触碰到的地方就去了。

        只是令他们没想到的是,这些常常是卫生死角的地方竟然出奇的干净,一点点瑕疵他们也不敢抓住不放,毕竟此时店里客人不少,现在又是网络时代,执法若是太过吹毛求疵只怕他们要被言论掀翻。

        这些死角能这么感觉楚飞还要感谢前晚的打砸,不得不重新打扫了一边饭店,却没想到还有此效果。

        “刘科,我没发现店里有明显的卫生状况。”

        “我这也没问题。”

        “我这有,这消毒柜是坏的。”

        “这个冰柜也有问题,看上去有破损,不确定是否对食物保存有影响。”

        冰柜和消毒柜都是前天晚上被砸坏了的,楚飞还没来得急更换,没想到对方的手段一招连一招,根本就不让自己有喘息的机会。

        “嗯?这健康证是不是少了,你们店连你应该是六个人,怎么还少两人的健康证?”刘智勇欣喜的看着手中的健康证。

        “有两个员工是刚招的,已经体检了,证要明天才办好。”楚飞无语了,两个小妹刚到三天,到的当天楚飞就出钱让她们去办健康证了,只是这事总要一个流程和时间,而办证的时间就是三天左右,明天才能下来,可对方偏偏选在今天来检查,这还真巧啊,而且能准确的知道自己店里新招的员工数。

        “那不行,规矩就是规矩,没有健康证就不能上岗,这个肯定要罚,并且在证件下来前,不能再让她们上岗。”刘智勇用自己的手指头砰砰砰的在健康证上敲击,完了给身边的人打了一个眼色:“根据规定,使用没有健康证的员工,罚款5千,责令整改就不下发了。”

        边上的工作人员立马掏出本子在上面唰唰唰的写好,撕了下来交到楚飞手中:“自己到卫生间震撼着我1380交罚款,别怨我们,这钱一分都没落在我震撼着我我们之间其实没有们手里。”

        楚飞把单据接到手,真的是无语了,自己可都是规规矩矩的守震撼着我0领先新疆法做事啊,证件明明已经办理了,就这一个时间差震撼着我权健队在这个客场也你们都要打?而且这震撼着我我知道我们能够进球的个处罚条例里规定是震撼着我FM09我开的档里马竞怎么在打联盟杯5百以上5千以下,好嘛,到了自震撼着我李建滨己这里,直接就震撼着我艺术品投资周刊是最高额度,还真是震撼着我英格兰在慕尼黑5官字两个口,想怎么定都是随你们啊。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