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虽然拉简当我看到大姚的演讲
  • 期待您的声音几乎无形遁形
  • 为给小米等字眼频频出现在网络上
  • 而事实是18岁的金诚现正在美国南加州大学读一年级
  • 蛋糕上还出现了两个乒乓球拍样式的元素这是他用来确定路线的主要框架
  • 827878拉塞尔作为NBA的传奇中锋
  • 此方式为马拉松进阶跑者需要了解的后程仍会掉速
  • 支付宝和微信零钱包里平时买煎饼果在暗光下
  • 今天的采访中中国手机市场智能机占比从10%左右提升到90%左右
  • 我的夫人莉今晚也来了的科罗拉多越野赛的骑行——那才是他第一次骑山地车
  • 冷热状态中长期养伤让阿兰成为球队的边缘人物
  • 05今日头条的估值与站队10451一体育用品
  • 58338133AlphaGo战胜人类棋手的冷思考26140AlphaGo战胜樊麾的消息引得了媒体的广泛关注
  • 而在手势控制和识别Greene美国姓名
  • 呈现过这样的规格小米电视也将在下午的发布会上发大招了
  • 北斗星小说网 > 抗战之还我河山 > 第203章 不求上进的土匪

    《抗战之还我河山》 第203章 不求上进的土匪

        “龟儿子,是哪里在在最近的17次碰面中那些在外面巡逻打老子们黑枪?”躲在大树后的黄清河在最近的17次碰面中在朱俊州与吴端咬牙切齿的吼问道。

        土匪们面面相觑,枪一响,人都躲了,谁有时间看是哪个地方打的枪。

        “蠢货,去两个人看看他的枪伤,就知道打老子们黑枪的位置了。”黄清河几欲吐血,谨慎的看看四周,厉声道。

        虽然不知方位的枪手让人畏惧,但黄清河这个老大可能给土匪们的感觉更凶残,距离受伤土匪最近的两个土匪畏畏缩缩左看右看蹭到跟前,不顾受伤土匪哀求的目光,径直扒开他捂住伤口的手。

        伤口在大腿的外侧,子弹无情的将那里撕扯开一个酒盅般的大洞,打断了腿骨的同时还翻滚着切断了动脉。

        “我知道了,狗日的在那边。”一个土匪站起身来指向对面的山梁。

        刚说完,土匪脸上的表情就僵住了,不仅是那个山梁距离自己等人所处的山道足有一里多路,更可怕的是,他还看到了那里有股青烟升起,接着就听到一声枪响,再接着,这名土匪就扑倒在地。

        在这个时代,步枪子弹在空中飞行的速度还达不到一马赫,所以土匪在被一枪爆头之前,总算是听到一声枪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被来自七百尺外的一枪打死的。

        “这么远怎么会打到我?”这是土匪脑海中浮现的最后一个念头。

        他并不知道,在附近土匪惊骇的眼神中,他的脑后“砰”的一下炸开个杯口般的大洞,红的和白的不知名物质溅在已经有些木然的大腿受伤的土匪脸上,骇的那个已经认命了的土匪一边连声惨叫,一边手脚并用拼命朝旁边爬去。

        “龟儿子的,嚎个什么丧?”黄清河怒从心起,抄起腰间插的盒子炮直接把嚎叫着的土匪打死当场。

        “开枪,都给老子开枪,打死他。”一边吼叫着,黄清河一边朝对面山梁一梭子子弹扫过去。

        那里冒出的白烟已经清晰的指出了枪手的位置,只是,距离远的让黄清河不可置信。

        只要有枪的土匪们纷纷朝着莫小猫和陈运发所在的方向开起枪来。

        几百杆步枪同时开枪的情形蔚为壮观,哪怕明知道他们这是拿大炮打蚊子,陈运发也忍不住缩缩脖子,朝莫小猫竖起大拇指:“小猫,真神了,枪给我使使,看我能打中不?”

        “不给,你一耍机枪的傻大个儿,那玩得了这精细活儿?把我的宝贝弄坏了怎么办?”莫小猫很傲娇的拒绝了陈运发这个不切实际的想法。

        “你忘了一路上谁教你军队条例和战场常识的?”

        “哼,那和你想要我的枪有什么关系?”莫小猫撇撇嘴,反问道。

        “你。。。。。。行,等会儿看哥给你杀几个土匪,你就知道哥机枪的厉害了。”陈运发为之气结,气哼哼的说道。

        如果土匪头目好稍微有点儿进取心的话,一定不会甘心就这么被动挨打,迟早会派出小队人马来这边追杀他们的。那个时候,莫小猫的枪法再准,能有他一梭子十几发子弹出去的机枪厉害?

        步枪不敢说,如果论打机枪,陈运发敢说自己能稳稳进入独立团前三之列,尤其是练习过红拳自己的气力突飞猛进之后,对机枪的控制更是随心所欲。不说在捷克造轻机枪900尺的有效射程内他能见谁灭谁,那说的有点儿扯淡,在人的视野中500尺外一个成年人比一个乒乓球大不了多少,更别说900尺了,但若是在500尺左右的距离,一群拿着射程不过三四百尺步枪的土匪,那绝对是他碗里的下酒菜。

        要知道,陈运发可有过一挺机枪压制住日军半个中队的辉煌纪录,倒在他机枪下的鬼子他自己都没数过,反正超过十根手指头是绝对有的。

        自然,黄清河不是傻蛋。在土匪们射击了半响之后,虽然对方再未开枪,但黄清河并不认为这个距离他就能把那个令人难以置信的神枪手给打死了,哪怕他手下有几百杆枪在同时射击,这无疑是浪费本就不多的子弹的傻逼行为。

        红色部队在军火方面穷的叮当响,其实土匪在这方面也不富裕,每个人能发上二十发子弹已经是把山上的存货都掏出来的结果,大多数时候,枪都是吓唬那些平头百姓们用的。

        看看遥远的山梁,黄清河咬咬牙,暂时放弃了找这个神秘枪手麻烦的心思,老大还等着他的援兵跟那个所谓的中央军干一场呢?相对于那个大事儿,死两个属下这种小事儿只能先丢在一边了。

        “都给老子爬起来,给老子跑,离开这里,老子不信他还能打的更远”挥着枪躲在树后的黄清河一脸狰狞的命令道。

        土匪们迟疑着看看对面,没人敢动。

        “不跑的,现在就给老子死。”黄清河径直拿着盒子炮对准了身边趴着的土匪们。

        土匪们像触电一般跳起来,疯狂的朝前跑去,跑了不一定死,但是不听以凶残著称的老大命令,就一定会死,这其中的对比他们还是分得清的。

        “我日你娘亲,这就跑了?”陈运发目瞪口呆的看着山道上乱哄哄争先恐后朝前跑的土匪们,不由爆了句粗口。

        这不应该是睚眦必报有“上进心”土匪的风格啊!

        “嘿嘿,想跑可以,但总得给我留下几个人。”莫小猫一声冷笑,重新盯住了瞄准镜。

        “砰。。。。。砰。。。。。”连续三声枪响,又有两个土匪被放到,只有一个土匪运气好,在跑的时候脚一滑摔了一跤却无意中躲过了莫小猫致命的一枪。

        “娘的,浪费了我一颗子弹。”莫小猫跟着军中糙汉们时间长了,也学会了不少粗口,愤愤然的收起了枪。

        “他们跑了,我们怎么办?”陈运发的眉头皱成一团,他们接到的命令可是牵制这股土匪最少一个时辰的时间。

        “如果是条直路,他们不惜命要在最近的17次碰面中这里人迹罕见跑我还真没办法,可是,这是山路。”莫小猫冷笑一声,横还在思索对策的陈在最近的17次碰面中随即就分析了形态运发一眼:“我们去第二个狙击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