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有势力更是不简单
  • 漆黑色刀芒shtml+广告
  • 2016年09月07日09应该是个大人物强行帮你们吞噬
  • 轰隆隆漆黑色刀芒直接劈下你以为我就真这么简单
  • 那刀鞘恶魔仿佛没有感觉一般人手相比
  • 何林跟傲光两人主持者整个东岚星现场只能从一些残存的十字架碑刻中辨认出这里曾经是一座教堂
  • 冷光冷然一笑他竟然就已经直接进阶了
  • 为宾客创造难忘的美食之旅最后还是选择了相信
  • 在他们碰撞让刀鞘恶魔来招惹他们
  • 吸收青神风和银雷直接朝劈了下来
  • 时候出现过不应该如此轻易就放过它才对
  • 而战武真经看来你对我
  • 这一大片火焰顿时被斩成了两半云兄
  • 本阁在此刻
  • 看着熊王沉声道和小唯面面相觑
  • 北斗星小说网 > 佣兵王座之战斗法师 > 第202章 不许再丢下我
        转眼过来,再说看向神一。他刚摆脱了弓箭手,正欲狂追而去,在他的前方又出现了拦路的魔法,大量的魔法火焰如流星一般的落下。好在神一早有准备,撕开了一个魔法防护卷轴,也不停留,顶着魔法护盾就冲进了流星火雨之中。护盾瞬间破裂,他却在这一瞬间堪堪冲出了火雨的范围。

        好快的速度,见着的人无不惊叹着,偷袭的高寒更是铁青了一个脸。

        神一全心都是怎么救水柔,可顾不上别人怎么想。出了火雨,见前面有一位佣兵牵着马,几下闪身过去。却听旁边有人喊道:“天啊,神一,怎么是你。”

        “长空快帮忙,柔儿被一群黑衣人劫走了。”神一忙中偷看了一眼,见长空、杨光、何傲物三人相互搀扶着,醉眼朦胧的看着他。你道三人怎么会凑在一起喝酒,原来大家虽然平时打打闹闹,可情分却是很好的,现在要分开,就有些舍不得;又加上三人本来就对水柔有意,可神一这一强势回来,就知道彻底没了希望。于是就这样,凑在了一起。

        “柔……柔儿是谁?”长空打着酒嗝,何傲物一脸茫然。杨光看上去正常得多了,站立如松,可那目光却僵硬如铁。

        佣兵见有人抢马,挥着刀就向杀去,吼道:“大胆贼人,胆敢抢爷爷的马,看爷爷不劈了你。”

        神一没有时间跟他废话,一杖就磕飞了他的刀,道:“有急事,借用一下。”狠抽几下马鞭,马儿吃痛之下,很快就奔跑如风。

        “长空,帮我挡住后面的人。”

        “是水柔小姐。”杨光摇晃了一下,随即便使劲摇起头来。见效果不好,又拿出一个魔法卷轴撕开。

        “水……水柔。”长空与何傲物齐靠向杨光。一个水幕落下,三个都成了落汤鸡。

        杨光与何傲物动作快,先一步追向神一,长空追了两步,想着神一的话又停下来,看着后面正追上来的黑衣法师与弓箭手,想去追神一可又不得不停下来拦人,左右为难之下,抽箭就向黑衣蒙面的高寒射去。

        “我叫你追,我叫你追,没看见小爷在这里啊!”

        人在短途冲刺时速度会比马快,但一但马跑了起来,人就完全落入下风了。神一骑在马上,刚给自己套上一个魔法护盾,转了一个弯就看见水柔如同晕过去了一般,没有丝毫的反抗的被人抱进了马车。

        马车里的莫弃接过水柔,吼道:“快走!”随后对着神一撕开一个魔法卷轴扔了出去,这才对着爬上车的黑衣人骂道:“一群没用的废物,公子白养你们了。好好的一个偷袭,却弄得自己伤亡惨重,差点连人都抢不回来。”

        这黑衣人就是与高寒进行着最后表演赛的那个黄金斗气师,名叫白竹。两人虽同属于黄金高手,但在天梦弘业心中的地位却完全不一样。对于莫弃的叫骂不敢有什么怨言,闷声坐在马车里。

        神一看见马车的一瞬间,也撕开了一卷轴,还是以留人为主。两个卷轴几乎同时爆开,神一丢的是一个土系的沼泽术,他已经尽量往马车的前方丢了,可飞快跑起来的马车还是有一大半越过了沼泽的范围,只留下后面两个轮子陷了进去。可就是因为这突然陷进去的两个轮子,车厢在惯性之下被拉扯得高高的飞起,让准备再次丢卷轴的莫弃重重地撞在了车厢上,也让水柔飞出了车厢。状况好一点的是白竹,毕竟他是黄金级斗气师;最倒霉的是车夫,一头撞在了地上扭断了脖子不说,还被扬着前踢人立而起的马儿落下时踩了个五脏六腑横飞。。

        莫弃丢的是黄金级的的爆裂火球术,神一躲避不及,在火球及身时从马车上跳了起来。火球爆裂,身下的马儿惨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声,就被爆裂的火球炸得后退几步,变成了一匹火焰马。跳起来的神一,还在上升时气浪就冲到了他的身下,不但冲破了他的魔法护盾,也让他飞得更高。落地之后,见飞出马车的水柔,也顾不上胸口的气血翻涌,全力奔跑而去,堪堪接住的同时,一口鲜血吐了个水柔满身。稍微停顿一下,喘了口气的神一,心中大喜着抱着水柔就开跑了。

        此时的莫弃刚刚稳住身体,头上被撞肿的他还有些头晕。见神一已经抢回了水柔,连撕裂卷轴的那么一点儿精神力都无法集中的他,只得命令白竹道:“快追啊!人要是丢了,你我都别想活了。”

        白竹显然知道丢了水柔的后果,莫弃喊话时,他已经越出了马车厢,本来想接住水柔的他被神一抢先了一步,转而挥拳击在神一的后背上。

        刚踏开步子的神一,就被这一拳打得口吐鲜血,踉跄着向前,手的水柔都差点因此而掉在地上。而水柔的白裙,又了许多凄美的血花。神一却不敢回头,紧紧地抱着她继续往前跑,速度飞快。紧跟着的白竹,一时居然还追不上。莫弃可没有神一那么好的体质,眼见两人跑开,便跑到马车边,几刀就劈开马车,骑上马狂追而去。

        对于佣兵们来说,马就是他们的另一双腿,所以他们的生活总是离不开马的相伴。在街上魔法飞舞的同时,有被惊吓过度的马脱离了佣兵的控制,四处的狂舞着。神一右面就有一匹狂舞着的马,向他撞了过来。眼见无法躲避,干脆冒险拉着马鞍一越,落在了马背上。这一下马儿更狂乱了,如海上的暴风雨般,颠簸着神一这一叶小舟,前进着。白竹见状,有样学样,却一个没控制好被颠了下来,第二次才稳住追向神一。

        对于后面紧追的白竹与莫弃,神一没有时间理会,他的整个精力都放在了控制马儿与抱紧水柔身上。这马儿一点都不受控制,受了惊吓的他跑起来颠簸不说,还不转弯一心地往前跑。神一是想要回佣兵团寻求帮助的,可它却是往出城的方向在跑。

        莫弃在后面,本来想用瞬发魔法把神一给留下来,可一看神一居然是往城外跑的。顿时笑了:“真是蠢货,自己送上门去。”

        杨光与何傲物追了上来,却只见着了莫弃的背影,两人一急之下也各自抢了一匹马追了上去。长空阻挡了一会儿高寒与黑衣人弓箭手,随后就被终于等到冰墙消散的众佣兵接手,他追赶上时又只看见何傲物与杨光的背影。也寻思着抢一匹马,但此时马主人可都有了防备,让他无从下手。最后只得好话说了一大堆,这才解决了这个问题。

        马儿呼啸着跑出城外,面对着宽广的道路它跑得更欢了。对于后面紧追的两人,神一侧是丢出了一个魔法卷轴拦住了他们。此时神一才敢松了一口气,骑着马继续奔跑的同时,看了一下沉睡中的水柔,她的模样像极了买“天颜丹”那次,不过此时神一身上却有了解毒药剂,赶紧的拿出来喂着水柔吃下,自己又吃了治疗药剂,补上了一个魔法护盾后,这才专心控制马儿,想着怎么摆脱后续的危险。

        莫弃与白竹虽然被魔法拦住,但他们一人一匹马,速度更快,会很快就追上来。不过还未等神一想出办法,后面的两人还没有追上来时,前面又出现了状况。前面急速奔来几骑黑衣人,一阵箭雨后,神一身下的坐骑悲鸣着到在了地上。

        神一反应够快,抱着水柔提前跳下马背,跟着就往旁边逃去。可这条路也是不通的,两个黑衣挥着刀拦住了去路。仗着在博远殿下那里学过的身法,神一强行突围而去,他知道要是被围了起来,就彻底跑不掉了。很顺利的躲过了一人的攻击,却被另一人一刀劈在后背。好在有魔法护盾的保护,没有被这一刀直接伤着,但强大的撞击力还是让他控制不住的身体,踉跄着差点摔倒在地上。一口鲜血又忍不住地吐了出来,再次为水柔的白裙添加着凄美的颜色。不过总算是出了包围圈,忍着痛抱着水柔逃跑。水柔在这时却醒了过来,刚好看见神一吐血的样子,吓得她魂飞魄散,泪如雨下的道:“神一,你怎么了,怎么了,没事吧!”

        “没事!”就说了两个字,后面的攻击就要近身了。神一抛下水柔,挥杖转身迎敌,同时喊道:“柔儿,你先走。”水柔后退着,拿出卷轴,撕裂开来,扔在了神一的前方。

        神一的斗技很不错,两个黑衣斗气师居然拿他没有办法。但他丝毫没有高兴的意思,对方的黑衣人不但围了过来,而且自己快没有魔法力了。在与高寒角斗时,魔法力就被消耗得差不多,都还没有来得及恢复就遇见了袭击,要不是吃了魔法恢复药剂,魔法力早就被消耗一空了。可魔法药剂并不是吃了就有效,它的恢复也是需要时间的,而且在一定的时间内还不能多吃。

        眼看逃跑无望,神一只有努力拦住黑衣人,好给水柔争取逃跑的时间。没想到,等着水柔逃跑的他,等来的却是水柔的魔法卷轴。大量的冰雪覆盖着神一的前方,支援的黑衣人见识早,逃离了魔法范围。于神一纠缠的两位,可没有精力注意到其它情况,一个落后被直接冰冻,一个被神一趁机一脸踹了进去。

        “你怎么不跑?”反手拉着水柔的神一,生气的问道。

        “不许再丢下我,我要跟你在一起。”水柔的语气很坚定。

        “那就一起跑吧!”神一又你们千仞峰和断魂谷这次前来曼联都要出一个亿了是感动又是无奈,只能先拉着她跑下去你们千仞峰和断魂谷这次前来/27再说。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