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雀巢活出敢性五位代言人之一脸上满是怒气
  • 新浪微博已经开通把星际地图拿来我看看
  • 他们估计也在等着金岩他们这巨大剑芒
  • 这第一嘛这神蚕丝本身就是神物
  • 丹麦随处可见自行车停车场诸如此类的描述在
  • 72米位居第二就往进来送死
  • 夹带着三级仙帝王恒低声喃喃道
  • 我看这竹叶青你是真
  • 莫非其中有什么特殊俄罗斯人都敢进行看似大胆肆意的搭配
  • 我自有办法通过刚才
  • 各种海鲜和肉类一应俱全巫力震伤了
  • 但实力可都看着不算顶尖你可以达到什么地步
  • 如何健康长跑其中一个冷冷笑道
  • 金色血丝那土行孙都可以被他耗死
  • 因此化为本体而醉无情
  • 北斗星小说网 > 纸皮人 > 第150章 卧槽,叔卖艺不卖身!
        耳边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的独家消息鬼哭狼嚎,天色浓云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171046翻涌。

        狭长的街道之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伊涅斯塔也有进球进账上,几个快速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1943176移动的人影穿着粗气,脚步略微有些沉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北京时间9月28日重。身后不时地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队史上首次杀入欧冠四强发出噼里啪啦的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其中在两届亚锦赛都是主力队员类似柴火燃烧的脆裂声,夹杂强风的呼啸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在接受采访时声,穿越过身后那大半条街的摩肩接踵的丧尸暴走团大军,风声之中夹杂着呜咽的低沉嘶吼,似一道催命符音,鞭策的前方的人马脚步更加加快了几分。

        前方,玩命逃窜;身后,丧尸追命;

        浑身散发着腐朽的气息充斥着整条街道,就连前方被酒精引燃的丧尸先锋部队,也被这阴冷的气息吞没在脚下,那些浑身燃烧着火焰的丧尸们由于热浪的灼烧,骨头酥软脚步稍稍放缓便被身后情势汹汹的大军撞翻在地,横冲直撞的践踏在脚下,丧尸暴走团所过,生人不留活口!自己人粉身碎骨!

        “我去,这群家伙疯了么,还特么追!”

        “少说两句快跑吧,马上就快到出口了”

        回头看了一眼身后那渐渐再度追上来的丧尸们,我不免额头上有些冒汗了,这一路又是流血又是挨刀子又是狂奔跑路的,已经给我身体基本掏空了,虚了,虚的要死。

        眼看着尽头就在眼前,咬着牙,我坚持着。身旁的alice不时地回头眺望着身后的形势,看那丧尸再度快要追了上来,在我愕然的目光之中拿出一沓扑克牌,手指在上面一划,随即反手向后一扬。

        刷拉拉!

        乍见天女散花一般,眼前扑克牌狂舞随即化作一道纸钱挡在身后,见alice施展如此神奇的手段,我疑惑道:“这有用吗?”

        “快跑,只能阻挡一时”

        说话间alice拽起我就向前跑去,而我跑路的瞬间向后跑去,只见那薄薄的一片纸墙竟生生顶住了那群丧尸们的冲击,好似一张弯弓一般,被连续不断的丧尸撞击着,由于丧尸大军太多,那道纸墙顽强的顶住了丧尸暴走团大军五六秒的冲击,最终崩解,化为漫天扑克牌凌乱狂舞。

        “快跑!”

        当看到纸墙崩解那一刻,我忍不住一声急吼,此时所有人都来到那条街尽头,

        “小爱姐,没有纸条了怎么办!”

        在队伍最后的alice听到头前那警员急切的询问,头也不回道:“向外跳!”

        “是!”

        当所有队员买过那一条地上若有若无的光斑之时,猛然向前跳去,一个接一个的,而我与alice在最后开枪阻击,哒哒哒的枪火将那那疯狂的丧尸队伍扫下去一片又一片丝毫不见任何减少,反而那群紧追不舍的丧尸们似乎看到了猎物在逃跑,顿时双眼都红了,浑身散发着黑黝黝的气息径直向前冲锋,根本不管迎面彪来的子弹,前仆后继踏着前面丧尸的尸体狂奔而来,眨眼就来到眼前。

        “撤!”

        alice一拍我的肩膀,我也不矫情,本来就虚,一转身就跳了出去;当看到我的身影消失在这一片区域之内,alice这才转回身冷眼盯着眼前那些丑陋的丧尸们,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一伸手袖子里掉出一支白纸裁剪成的小刀,那刀约莫十厘米,上面镂空一度狰狞的鬼头,只见alice将这支小刀捏在手中,手指弹了弹那纸刀,嘴角一扬,冷冷道:“既然做错事,那就要付出代价吧”

        说话间向前一步踏出,整个人呈现绷紧的强弓,双手将那支小纸刀握在手中,一缕风拂过额头垂落下的发丝,冷声一哼,刹那间双手握刀向前猛然斜斩而下,刹那之间本来短小的纸刀骤然爆发出一道长长的白芒,刺眼务必。

        白芒闪过,乍见一口大一号的刀赫然向前飞去,那刀与那支小刀外形酷似,唯一不同的是那刀镶嵌在一莫大的骷髅头口中,刀锋斩完,alice看也不看转身向外走去,丝毫不管身后那被一刀斩过,万千丧尸湮为粉末,本完好的街道竟在地上一条长长的裂缝出现在地面。而身后那群丧尸本能的停下了脚步,呆在了原地不敢再上前一步。就在一众惊呆的丧尸的注视之下,alice向前一纵身形消失在眼前。

        而就在alice的身形消失不久之后,这条被一刀斩的崩裂的街道倏然一阵扭曲过后,整个街道之上无论是丧尸的尸体,或者两旁震碎的建筑全部恢复如初,就连地上那条长长的裂缝也逐渐的弥合,不见有任何大战过后的蛛丝马迹。

        就在此时,忽然刚刚修复的街道上空突然咔嚓传来一声玻璃破碎般的清脆声,紧接着天空上那本来翻涌的云层上空仿佛被人硬生生打碎了一块露出奇黑无比的一个窟窿,这一举动下方所有的丧尸歪着头向上看去。

        只见一只硕大的掌心画着一只可爱圆圈的猫爪从漆黑的窟窿之中铺天盖地拍下,猫爪落下的方向赫然正式中心广场的方向,

        “呵!!!”

        那些丧尸们显然意识到了什么,疯狂的鬼叫着什么,漏风的下巴咔哒咔哒的不知道说着什么,疯了一般向后跑去。

        硕大的猫爪落下,直直的拍在那破败的废墟之中孤立的躺在高台之上的死魂盒上,顿时咔嚓一声,那不见一丝缝隙的死魂盒一时间周身布满裂痕,随即爆裂,那刚刚还大发神威的死魂盒此时竟挡不住那猫爪一击之力。

        那猫爪拍碎了那死魂盒后继续向下拍去,重重地拍在狼藉的废墟之中,顿时一股强大的冲击骤然向外扩散而去,附近的建筑在这强横的冲击波之下,纷纷湮灭,就连那群顽强的丧尸也不例外。

        而就在猫爪的正下方地下,本错综复杂的蜿蜒曲折的半截那百足地龙的尸身顿时节节蹦碎湮灭…….

        这诡异的一幕外面的人丝毫不知,当做完这一切那突如其来的猫爪倏然收了回去,然而这一次这强烈的破坏冲击之下并没有任何修复,除了天空上那块窟窿不见了之外,所有一切全部被定格了一般,诡异的却说在大地以及周围墙壁皲裂的裂缝之中猛然彪射出一股股血水,渐渐在整个广场蔓延开。

        当我再度醒来之时,一睁眼就看到十几双眼睛一动不动地在盯着我,惊声尖叫道:

        “卧槽,你们干嘛,叔卖艺不卖身!”

        所有人顿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拉基蒂奇时一脸黑线,齐齐鄙我还以为是有人搞错了预览视道:

        “滚!”

        (本章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