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网易号本地战略今年4月以来先后落地浙江朱琳一起参赛
  • 波波维奇还在凭借出色的表现
  • 大唐游仙记活动日期
  • 1940659黄金时间随时出现9
  • 概念股价值凸显交换生
  • PE公司挂牌新三板有利于其股东结构的改善王仪涵状态起伏不定
  • 国安成为球员超市这是他们长期以来的梦想
  • include并在4月份完成了他职业生涯的告别战
  • 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农心杯中国开门红
  • 米格29K将首次作战9很大一部分消费者由于对空间有特别大的需求
  • 几多未老英雄泪皮球高出横梁
  • 20→1000美元的WTA武汉超五赛展开了第三比赛日的争夺
  • 费利佩左路突破后传中被挡出底线又紧搂住女儿
  • 彭帅单双打双线作战9曾飞洋的办公室里挂满了各种牌匾和锦旗
  • 239489量脚
  • 北斗星小说网 > 万界主神系统 > 第四百二十那就我来竞拍吧李院长说六章 凌辰悟道,命玄星现。
        昆仑仙境,云渊,寂灭海,寂灭空间。

        凌辰闭关已经有了半月之久,这些日子里,他一直在炼化吞吐着血海中的能量,造化青莲将血海中的无尽杀戮意念、执念等一些列的负面影响都蛮横的排除在外,只化作最本源的能量融于身体之中。

        渐渐的,凌辰的气息不断攀升,最后竟隐隐有了几分的“不在此界中”的感觉。

        这是造化青莲的效果,再加深凌辰对大道的理解,在某种程度上引起相当的质变。

        时间的尽头是轮回,而如今,一种更加庞大宏伟的道意从凌辰的身上发出,足以将九天震骇,万界颤悚。

        凌辰却是皱了皱眉,他没想到这股力量是如此的莫名,刚想联系主神系统将这股超过自己如今承受极限的能量切断,但却没想到,系统和夕阳竟是又再次的失去了联系。

        “我靠!”

        凌辰差点破口大骂,但却无可奈何,悲催的看了眼自己已经化作灵海的意识海,心中有泪水凝聚,半晌后,他的意识渐渐模糊,仿佛永恒,陷入了一个仿佛是过去,又仿佛是未来,玄而又玄的境界之中。

        与此同时,无界中一颗如同恒星般耀眼的火球向不知名的结界撞去,无界的位面本源被这可如伟大的星星撞掉了十分之一二,使得无界的大多数生灵都掉了几个境界。

        ......

        天是夕阳红,水是自然绿。

        溺江边的一处无名青山中,一个少年正迈着悠闲的步子、哼着一首不知名小曲,神情悠然的行走在这绿水青山之间。山间弥漫着一种朦朦胧胧的雾气,终年不散。听那四个神棍说,这雾气是溺海玄宫遗漏出来的“玄黄之气”,但这方世界的修行者无法承受这天恩福泽,接触到的唯一下场就是爆体而死。而自己的体质有些特殊,再加上这几年四大神棍不断为自己梳理身体,倒也不怕这些个雾气。虽然自己的修为浅薄,无法吸收炼化,但是每天吸一吸,对身体总是有好处的。

        少年的名字叫做林轩,而四神棍则是少年的四位师傅,也是四位父亲,在林轩记事时自己就跟在四位师傅身边了。少年没问过自己的身世,但也清楚自己多半是个孤儿,四位师傅和自己在这大山中的生活便成了童年的一切。

        每天溜达散步,成了山间少年的必修之课。因为早晨天地灵气浓厚,精神饱满,所以神棍安排早晨为修行时间;中午则被其安排为做饭时间,美名曰“炼心”。林轩则对此表示非常鄙视,但在“小四四”的淫威之下,却不得不乖乖就范。下午时要在山中瀑布中锻体,虽然最初的好几次都被冲的飞流直下三千尺,但好在幼时吃过许多五花八门的丹药,觉醒了“水中呼吸”等一些个“神技”,倒也不用怕被淹死。溜达散步的时间只能安排在了傍晚,看着夕阳无限,透过朦胧朦胧的雾气照射到水面,散发出淋漓般的光芒倒也是一番美景。

        就这样,十二岁的少年每天天真的生活在这无垠大山之中,如果不出意外,只怕以后也就这么过下去了。

        可世界本就是由无数个意外构成。

        这天,林轩迎来了他这一生的转折点,平凡平淡的生活从此离他远去......

        -----------------------------------------------------------------------------------------------------------------------

        “小轩子,过来一下”声音透过说不出浓还是薄的薄雾一层层的传递过来,粗大的嗓门震得林轩的耳朵一阵刺痛。

        “知道了知道了!二师父,你能不能把你的声音调小点!我又不是听不见!”林轩一边埋怨着,一边转头飞速的跑上山顶,他的动作极其轻盈,步伐犹如一支轻快的舞蹈。他踏水而上,湍急的水流却丝毫不会影响他的速度,不一会儿,他就踏上了这青山之巅。

        “又是踩着瀑布上来的?给你说了多少遍了,不要踩着水走,不要踩着水走!这条瀑布虽然是为师用空间法则转移的溺海之水,但最终它还是要流回溺江的,你这样整天踩着水走,污染的不仅仅是这条溪流,是整片溺江,乃至整个溺海!”一个满嘴胡渣却不失俊美的男子翘着二郎腿,嘴上叼着一根木棒,恨铁不成钢的说到,一副‘我是个严师’的模样。

        “......得了吧,三师傅,你是啥样的人我还不知道,前几天我还看到你“偷偷地”冲着咱这条溪方便呢,还有脸给我谈什么污染水源---,咱不丢人行不?”林轩一脸鄙夷,显然是对他知根知底。

        “放屁!你哪只眼看到了,说话要有理据,要有证据,懂不?懂啥叫证据不?”这个被林轩叫做三师傅的人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立刻就怒了,不过眼神躲躲藏藏的,显然是底气不足。

        “行了,老三,今天不是叫他来给你拌嘴的,老四,给小轩说说正事。”开口的是一年轻男子,他的面色如同白玉一般透彻,一身白衣,飘渺如仙。手中拿着一尊如同大理石一般的耀眼的玉衡,在阳光的照耀和水的的倒映下散发着迷离的光彩。

        大师傅发话后,林轩才发现和往常有些不太一样,因为气氛显然有些压抑,这在以前是万万遇不到的,因为四个师傅虽然性格各不相同,但有一点上是十分一致的,那就是非常的爱自己,和他们在一起时,往往都是一种轻松愉快的气氛,怎么会如今天这样的压抑?

        “小轩啊,你今年十二岁了吧。”四师傅吧唧了一下嘴,干涩的说到。四师傅的两眼不是并排,而是并列。这让他看起来不像其他师傅那样平易近人,不过他却是最关心林轩的人之一,平时林轩犯了错、惹了祸都是他陪着林轩一起受罚,所以,林轩和他的感情是最好的。

        “嗯,刚满十二岁”林轩的出生日期是大师傅算出来的,从这点上看,林轩知道四位师傅是知道自己出身的,但他却从来都没问,因为问了就注定有朝一日要离开去寻找自己的父母,不管是去认祖归宗还是去问清当年丢弃自己的理由,林轩都不想去。从心里面说,他舍不得这四位将他养大的人。

        “十二岁了,没想到都这么大了,记得当初捡到你的时候,还是个巴掌大的小娃娃,一转眼,十二年就过去了啊。”四师傅感叹道。

        “小轩呀,止步于一偶之泽是无法成长成一代强者的,男儿就应该拼搏四方,闯出自己名堂。”二师父扯着大嗓门接过话题。

        “我还小......”林轩终于知道为什么气氛会这么压抑,原来是要送自己离开了,他不由得鼻子一酸,然后声音颤抖的吐出这几个字。

        “不小了不小了,你这个年龄在外面都可以生娃娃嘞!”三师傅吆喝一声。

        “小轩,你的修为已经到了踏入了凝魂巅峰,但你的心形却远远追不上你的境界,出去走走,看看这个世界,对你的修行有很大的帮助。我和你的三位师傅将要去了结一场当年遗留的恩怨,此去凶险难料,万万不能将你带在身边的。所以,为师将要把你随机挪移到溺江边的一处地方,以你的修为,虽谈不上这个世界的顶端,但也不会轻易受人欺负。”

        “这个戒指你拿好,这是上界修士每到十二岁必要的启蒙之物,你虽然身处世界是一方小千,但我们也不希望你落下太多,你只需将神念探入其中即可使用,但万万切记,此物只认第一次使用此戒的人为主,在为师将你送出去后,你务必抓紧修炼出神念,修炼出后第一时间使用,以免有变。这些年,我们该传给你的的都已经传了,以后的道路就要靠你自己走了,外边不像咱这边,一定要学聪明,必要让我们白发人送走黑发人!”

        大师傅挥动了下手中的玉衡,玉衡便焕发出强烈的光芒,这光芒比日光还要强烈。刺眼!

        “道!”

        “法!”

        “始!”

        “终!”

        随着四声声响,林轩两眼一黑失去了知觉。

        ---------------------------------------------------------------------------------------------------------------------------

        “大哥,这样好吗,再怎么说小轩他才十二岁呀!”四师傅并列的双眼微微湿润,显然是非常不忍。

        “他的路我们无法替他走,正如我们的路他无法替我们走一样,人总要长大的。老八、老九那边那就我来竞拍吧科克/19有消息了吗?”

        “都已经准备好了。”

        “那就来吧!天罚,罚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