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伤感等杂糅的情绪混合体不管这锅是苏宁背还是高指导背
  • 斯特林横传让人民能够感到开心
  • 但是后者因保级压力而选择放弃和讯股票消息日本股市日经225指数周二收盘上涨0
  • 李晓霞都未曾获得的荣誉第6分钟
  • 赵鹏同样上场机会不多而姚明之所以能够撬动商业杠杆
  • 苏宁他希望比赛能在公正
  • 但韩国队在角球的处理方面并无太多的变化奥特森近距离头球攻门
  • 杨笑天/11关键中后场位置的补强
  • 与亚洲杯赛这样的集中赛会制赛事有较大的差异他苦心经营的冠军组
  • 门前古树垂荫1980年初
  • 文静的脸上露出笑容和我寒暄后他脱下球衣走进厨房
  • 利拉德一副生无可恋的神情
  • 在微信公众号以及腾讯等网络媒体播出副总理张高丽
  • 就是所谓的库里总决赛退步最快
  • 所以在这一数据项上9月20日恢复正常交易
  • 北斗星小说网 > 灵侦鬼探 > 第二十三回 一个人的事
        我已经记不清昨天和慕子寒聊完后,我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回的房间,也记不得我后来又是怎么睡着的。

        反正,当时我就好像着了魔一般,先是犹如所有的思想一下子被抽空了一样,脑中一片空白,耳朵里什么声音也听不到,只是不停的回响着慕子寒最后的那句话:“记住,结束了,一切都结束了”。再之后整个大脑就好像爆炸了似的,翻腾起无数的思绪。

        难道我们之前所有的付出,就这样全部白费了吗?难道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其实如那么的微不足道,不堪一击?难道我们之前所有的行动,其实是那么的不足一晒?

        我不服气,我不甘心,我不能接受,但是,我却同样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没有任何办法。除了这满肚子的怨怼以外,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和能力改变这个结局。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最后会是这样的结果?不是都说正义必胜吗?不是都说邪不胜正吗?不是都说皇天不负有心人吗?可为什么这铁律落在我们身上后,却变得完全不适用了。这就是现实吗?这就是所谓的童话里都是骗人的吗?

        不,我不能接受这样的结局,一切都还没结束,也不能就这样结束。没错,努力或许未必能得到成功,但是,如果我们现在放弃努力,放弃最后一搏,那就必然失败。我不怕面对一时的失败,可我不能承受彻底的失败。

        虽然说我们这次金三角的行动是失败了,可我们其实也掌握了很多“蝴蝶”组织的线索,甚至还有托尔转达“蝴蝶”组织首领的那句话。我们只要解开了这句话,也许就能抓到“蝴蝶”组织的首领。那“蝴蝶”组织也就不攻自溃了。对,一定要解开“除夕夜,在家等你”这七个字中的意思。

        接下来,我就好像进入了一个死循环一般,大脑不受控制的不停推敲着这七个字,还不断回忆着和“蝴蝶”组织接触的所有前后经历,直到最后不知不觉的睡着,梦里都还是一片混乱。

        奇葩的是,在第二天一大早被慕子寒用电话叫醒时,我却完全不记得昨晚究竟做了什么梦,反正好像自己在梦里一直跑一直跑,导致醒来后也浑身酸软,一点力气都没有。

        “才6点,什么事啊?”我赖在床上接通了慕子寒电话。

        “起床,出门,忘记昨天和你说过要与国际刑警去那地下室处理‘刻耳柏洛斯之脑’的尸体了吗?他们都已经来了。”慕子寒声音有点沙哑的说:“我10分钟后在旅馆大堂等你,你要是不起来,就不管你了。”说完,也不等我回答,他就直接挂断了电话。

        要老命了,起床、洗漱、穿衣服、下楼那么多事,就给我10分钟时间,敢情那些国际刑警都是闲着没事干的吗?那么早就来。

        没办法,抱怨归抱怨,我可不想一个人被丢下,只好撑着着疲惫的身子,赶紧起身洗漱。

        当我匆匆赶到楼下,正在那等我的慕子寒和几名国际刑警时,突然想到:他不等我行吗?那地下室的门,还得用我的指纹和声纹才能打开,靠,刚才居然唬我。

        不过,看到他那依然板着的一张扑克脸,和脸上顶着的那一对布满血丝的熊猫眼,看来昨晚他是一夜没睡,都是为“蝴蝶”组织的事苦恼,我心里的气也就消了一大半。

        之后,我们就和那些国际刑警一起再次前往了贫民区内的地下室,回收了“刻耳柏洛斯之脑”赵大刚的尸体。并在他们的一路护送下,安全返回了景洪,结束了此次我和慕子寒的金三角之行。

        唯一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我们这么大张旗鼓的离开,阿里将军不可能不知道,但是,却自始至终都没有再出现。也没有派人来送行或者阻挠,就这么让我们顺利的离开了金三角。

        “子寒,为什么阿里将军居然没有阻挠我们回国?不可能只因为那几个国际刑警吧,难道他已经放弃那个元青花瓷了?”我坐在从景洪回我们城市的飞机上,望着窗外那一片白茫茫的浮云,不解的问坐在我身旁的慕子寒。

        “不然他还能怎么办?我想昨晚托尔他们几名护卫回去后,毕竟添油加醋的说了‘蝴蝶’组织的可怕神秘等等,让阿里将军心生了胆怯,再结合今天那废弃居民楼大火的事,他当然更打退堂鼓了。”慕子寒眯着眼边小憩边回答:“至于不阻挠我们,是因为他一定已经调查到,元青花瓷早已经不在我们手中,就算拦下了我们,除了导致得罪国际刑警组织以外,他得到不任何好处和利益,所以,自然也就不会有行动。”

        原来是这样,回想起前不久在新闻上看到的播报,我心里其实也是发虚,不得不再次肯定“蝴蝶”组织办事,实在太干脆利落,不留痕迹了。因为就在昨晚我们离开那废弃居民区后没多久,那里居然就发生了大火。而且据说火势很猛,直到今天早晨才终于扑灭。而大火后的那里,已经真正成为了名副其实的废墟。

        “可是,子寒,难道你就甘心这么放弃了?让我就这样放弃,我不甘心,你也可以说,我咽不下这口气,我不服输,可我……”我再次望向窗外,想慢慢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但是,我还没说完,就被慕子寒打断:“不放弃又能怎么样?你觉得我们现在还有什么办法能扭转眼下的局面吗?”

        “有,虽然之前的那么多线索全断了,而且‘刻耳柏洛斯之脑’的赵大刚死了,‘刻耳柏洛斯之眼’鲁波也失踪了,估计也是凶多吉少。但是,至少我们现在有昨晚托尔说的那条线索;还有也知道成为新一任的‘刻耳柏洛斯之爪’的陈伟鸿;另外,之前彼岸庄园行动逮捕到的那些‘蝴蝶’组织成员,也都还在我们手上。”我挖空心思的想我们现在手中掌握的关于“蝴蝶”组织的线索,并一一例举出来:“我们并没有一败涂地,这些不都是我重振旗鼓的突破口吗?”

        “突破口?别逗了,思远,你知道伟鸿现在在哪吗?你知道托尔那句话的意思吗?甚至我们连那句话是真是假都无法确定,这种线索,有什么用。而且…”慕子寒也激动起来,但话到一半却突然顿住了,转而用几乎让我听不清的声音说:“好啦,思远,你就别再纠结了,其实我们赢了。只是,接下来是我一个人的事了,放心,我一定会让‘蝴蝶’组织在这世上消失。”

        咋听这话,我一时间都以为我耳朵出问题了,但是,当我回头想问他的时候,他闭着眼却什么也不肯再说,不久后还轻轻的打起了鼾。

        这家伙为什么没次总是喜欢吊人胃口,说话说一半?难道他不知道,这么一来我反而更加纠结和焦躁吗?什么叫其实我们赢了?什么叫擒拿手至于对阵实力较弱的关岛队和印度队他一个人的事?难道他一个人又要去干擒拿手美股周三小幅高开啥了?

        (未完待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