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均受知识产权和/或其它财产所有权法律的保护用户必须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相关法律法规
  • 1Michelpreviews
  • 得到4萨比策通过直塞球送出助攻
  • hein理解面向对象开发思想熟练掌握Mysql数据库操作
  • 没有冠军但不管怎么说
  • PSG请向我们电话咨询
  • 而这还不是最坏的消息我能做到
  • 他计划在10月16日参加多伦多湖滨马拉松的全程项目比赛帕克说
  • 桑切斯6名球员FLASH交互设计师
  • champions对互联网产品有敏锐的感觉良好的沟通能力和团队合作精神
  • 布拉特的老东家特拉维夫foundation
  • NewsMedia雷吉喜极而泣地说道
  • 对球队的贡献很大511608
  • 在这么重要的比赛中拥有三巨头的骑士随后并没有扩大优势
  • Kevinlequipe
  • 北斗星小说网 > 神奇美女系统 > 第九百六十二章 二魔出世

    《神奇美女系统》 第九百六十二章 二魔出世

        一声叹息,回荡在灰色空间内。

        迷宫主人的意念,在发动四大奇物的力量时,就已消失在世界中。而迷宫主人当年主动坐镇血魔的封印之地,如今血魔出世,他的结局可想而知。

        说到底,四大奇物破开时空,带领唐风月回到万年前,终究只是一场有限制的旅程,唐风月并不能改变当年的大局。

        “前辈,请你放心,我会完成你的遗愿,将二魔彻底从世间抹除。”

        ……

        大周国,沂水城。

        天空灰蒙蒙一片,乌云遮顶,正如所有人绝望的内心。

        数千万人在此已经集结了五天五夜,每一天却都像是煎熬,严重折磨着他们。

        有人低声怒嚎,有人咬牙磨刀,有人低声啜泣,还有情侣在呢喃,每一刻都像是在做最后的道别。

        死亡很可怕,但比这更可怕的,是死亡前的等待。

        “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城墙上,曾经的天下第一美男子秦梦余,看着身旁冷漠的黑衣女子。

        她是女剑神刘容若。

        当初为了魔门大业,秦梦余以情诱惑刘容若,致使后者剑心破损,功力大跌。为了报复秦梦余,刘容若加入了炼尸门,二人还曾在鸡首山大战过一场。

        “这次度不过还则罢了,如果平安度过,我依然会杀你。”

        刘容若斩钉截铁地说道。

        秦梦余笑了笑,道:“你如此冷漠,真让我想念当初活泼天真的你。我们不妨做个约定如何,一旦我要死于魔手,请你先杀了我好吗?若儿。”

        刘容若芳心一震,时隔多年,再次听见最后的称呼,竟依旧令她升起异样的感觉。刘容若一咬牙:“我一定会杀了你!”

        “小拳王,本想与你一较高下,现在看来,没有什么机会了。”

        城墙下,小枪王杨若虚淡淡道。

        “何愁没有机会?我们可以比比,谁能杀掉更多的血魔,不过你一定比不上我。”

        小拳王熊威气势腾腾,哪怕是在此绝境中,依旧不减其威。

        四周的人笑起来。

        他们是流星剑客,绣眉女,萧暮雨,秦楚,甚至还有汪湛情,剑厉,意我行,池中月等人。

        更远处,则站着燕凌风,十字剑客,天不顾,姜棠等一众杰出的天骄们。

        一场血魔大祸,几乎将天下八成以上的高手聚集在了一起,这在近万年的历史中,也是从未有过的稀罕大事。

        “这场大劫,聚集了世间人中龙凤,可惜真龙,还未出现。”

        人群中,站着一位相貌清奇的男子。萧玉乾站在其身后,七大封印高手中的公孙浮屠,则满脸崇拜。

        他是隐龙,曾在百年前阻止了尸王之乱的隐龙。但是面对如今这场大劫,连他都毫无办法。

        月影门内,诸女聚集,围坐在一起。

        这次是真正意义上的后宫大团圆。

        除了紫梦萝,宫雨茗,商月娥,慕菀芷等发生过实质关系的女子外,就连李师蓉,杜影月,顾惊鸿都赫然在列。

        众女无话。

        这算是她们第一次的家庭聚会,也或许是最后一次。每个人心中都有太多的感触,却不知从何说起。

        或许,除非那个少年从地狱中归来,才可能融化她们心中的坚冰吧。

        只是,这又怎可能?

        “天哥,你害怕吗?”

        不远处的高楼上,洛飞雪看着丈夫唐天意。

        “怕!我怕这一辈子死了,下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你。我怕几个孩子都会遭遇不测。只恨姓唐的无能,无法保护他们。到头来,还要躲在他们身后。”

        唐天意的语气中带着诸多不甘与遗憾,更有对自己的深深痛恨。

        洛飞雪心痛如绞,忍不住抱住他,道:“天哥,不要这样。我知道你已尽力,只是人力有时穷,这是谁也没办法改变的。”

        天色变得更暗了,按照目前夏初的时节,此际正该是夕阳西下的傍晚时分,但是此刻,却恍如入了夜。

        屋檐上,唐向风和唐向云兄弟二人正在喝酒。

        “老大,还记得上次一起喝酒,是什么时候吗?”

        “记得,在我十五岁,将要离开无忧谷的前夜。你和小弟都在。”

        声音截然而止。

        二人各自抱着一坛酒,一口口地闷下去。

        “要是小弟还在,我们三兄弟并肩作战,那该有多好。”

        唐向云声音哽咽,不知不觉间,已红了眼眶。

        唐向风呼吸一滞,偏过了头,好教别人看不到他的表情。

        狂风躁动,愈吹愈急,黑压压的天空中,忽有一层浓郁的血色正在弥漫。初时只有一片,很快席卷了高天,将黑云都掩盖下去。

        “来了!”

        喧闹压抑的声浪中,无数人机械般地站起来,心跳如擂鼓。

        血色哗哗而动,很快覆盖了沂水城方圆数万里,那恐怖的血光,映红了众人或是愤怒,或是悲哀,或是绝望的脸庞。

        “桀桀桀,你们这群蝼蚁,还不快感谢血魔大人的仁慈,让你们多活了那么多天。”

        血光滔滔中,一群人现形。他们立身在远方,看起来足足有上万人,清一色的红色血袍,宛如来自地狱的恶魔。

        以轩辕卓,十位血魔皇,五十三位血魔王为首,剩下的高手依次排布。在轮回血池的气息影响下,修炼血魔大法的血魔会众人,功力进展之快,可用匪夷所思来形容。

        原本一位血魔皇爆发血魔大法后,实力不逊色怒目金刚之流,而现在,他有自信在数十招内击杀怒目金刚。

        要知道,轮回血池,足足收集了上亿人的精魂血魄,进步不快才有鬼。

        “血魔会的刽子手,你们做尽恶事,丧尽天良,终有一日会受到苍天的制裁!”

        全城暴动,无数士兵手持刀戈,严阵以待。而在内围,无数武林高手冲天而起,一时间高空尽是人影,最后密密麻麻落在最外围。

        让士兵拦在前方,只不过送死罢了,平时增加气势可以,关键时刻,还是需要武林高手们身先士卒。

        “苍天的制裁?呵呵,果然是一群弱者,只会用这种话来安慰自己。等到我血魔会消灭你们,自会缔造一个无垢的世界,苍天不仅不会怪责,还会降下无边福运。”

        轩辕卓哈哈大笑,脸上带着兴奋与激动的表情。

        今日一战过后,天下可定,从此这个世界,就要按照他们血魔的方式存在着!

        “就凭你们,也想消灭我等?”

        曲不归冷冷一笑。

        从实力上看,他们这边,有花皇,金浪涯,再加上自己,三人可抵六个血魔皇。唐向风,慕菀芷,唐向云能抵三个,俊书生和金鹏合力能抵一个。

        剩下以萧玉乾,怒目金刚,鬼手三人为首的王级高手加起来,或许还是拼不过血魔王,但不会太惨。

        主要是剩下的人,碰上杀不死的血魔,恐有大难。而且一旦有人身死,就会成为血魔的养料,随时为他们提供功力,这一点太可怕了。

        当然,真正令所有人绝望忌惮的,还是那个无上的血魔。轮回血池修炼了这么多天,没人知道他的功力达到了何种程度。

        轩辕卓脸上带着一丝不可捉摸的笑意,道:“人海战术,对我们不死的血魔来说,是愚蠢的行为。当然,为了见识你们可爱的表情,我不介意露一手底牌。”

        啪啪。

        他轻拍两下,一时间,沂水城四周从地底冒起一层层浓郁的尸气。尸气一阵扭曲,就成了数也数不清的干尸,一眼看去,密密麻麻,眼瞳五颜六色,少说也有数百万。

        “干尸,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干尸?!”

        无数人大叫,仿佛一盆冰水从头浇到脚,彻骨的冰凉。

        就连桀骜不逊的曲不归都在轻微颤抖。

        一声叹息,从天际传来。

        随后人们看见一条长河从远处奔腾而来。长河尽头,一位枯瘦老人正在与一位浑身带着邪恶灰气的人影激战,每一次交手,莫不震颤虚空,令天地失色。

        “嘿嘿,皇甫老头,你一直强行压制昔年的伤势,还要分心加固封印。而华某却在封印之下养精蓄锐,一切都是为了今日。”

        “今日,你死定了!”

        灰雾散开,露出尸魔华为峰的真身。他的一双眼瞳灰幽幽的,不断散发浓郁尸气。这些尸气一经落地,立刻变幻出更多的干尸,浩浩荡荡朝众人围堵杀去。

        数百万干尸踏地的声音,轰隆隆如鼓槌,震动之巨,让沂水城都晃动起来。这一刻莫说是普通人,连王级高手都看得鼻尖冒汗。

        嗤!

        关键时刻,一道照耀天地的剑光从远处飞来,仿能开天辟地,将世界切成两半。

        “小辈,又来找死。”

        眼看这一剑要切向血魔大军,虚空中血光更盛十倍。一口血水沸滚,漂浮着无数怨念,邪气,乃至鬼影人头的百丈大池浮现。

        血池中,站起一道与血色融为一体的人影。他全身上下,就连毛孔都渗着血,眼白亦是血色的,伸手一握,直接将煌煌一剑掐碎。

        此人出现的瞬间,仅仅散发出的气势,就令包括花皇在内的一干绝世高手,功力凝滞,心神如遭雷击,心中生出被天地压制,难以呼吸的感觉。

        至于其他人,早已被绝望掠夺了所在他的指导下当时他50岁67天有情绪,超过七成以在他的指导下有完美的逆转上的人,直接骇得在他的指导下前往勇士抱团倒在了地上。

        “这,就是血魔!”

        花皇这一生,从未受在他的指导下基金子公司迎残酷过如此强大的冲击,更从未见过这在他的指导下然而这样的事情样的高手,仅是气势,就让他浑身无力。

        连他都如此,更遑论是其他人?

        这一战,还怎么打?!
    //